陈凯歌个人资料简介及(倪萍与陈凯歌为何分手次年就结婚)

美客网

文丨大幕娱

她做主持,几乎拿遍主持人各类大小奖项;

她拍电影,不声不响拿到A类国际电影节影后;

她写书,出人意外拿走权威的全国性散文大奖“冰心散文奖”;

她画画,由荣宝斋邀请办画展,单幅画成交价超百万;

她做母亲,硬是将有先天疾病的儿子辛苦养育成人。

那些年,赵本山在春晚的一句:“倪萍是我的梦中情人”,不过是喊出了众多粉丝的心声。

那些年,我们只看到她曾经站在耀目之巅,光芒万丈,而这背后她所为之付出的心血和坎坷,又有几人明了呢,今天我们来看看倪萍倔强生长的半生。

倪家有女初长成

1959年,倪萍出生于中国山东省威海市,小时候跟随父亲姓刘,那时叫“刘萍”。

这一年,7岁的陈凯歌,在帮家里打酱油。

6岁的王文澜,开始写作业。

4岁的郭达,已经开始捣蛋。

3岁的杨亚洲,正在好奇的探索世界。

2年后,“名门痞女”洪晃出生。

9年后,“倾国倾城”陈红登场。

众人的命运不知不觉中,被一张巨大的缘分之网,交织纠葛在一起,演绎了一出出轰轰烈烈又深情款款的爱情往事。

因为父亲很早就和母亲离婚,倪萍对父亲刘世杰没有什么印象。

多年后,回忆起来,她说她心里其实有“三个爸爸”。

妈妈带着愤恨的描述,姥姥带着善意的描述,和后来她亲眼见到的父亲形象,加起来一共是“三个爸爸”。

因为小时候父爱的缺失,她一生没有喊过“爸爸”。

“倪萍”这个名字真正出现,是在1979年。

这一年,20岁的倪萍考取了山东艺术学院,离家前,她一个人到派出所把名字改成跟妈妈姓倪。

此举足见当时她内心对父亲的怨怼。

在山东学习期间,倪萍首次参加了电影《山菊花》的拍摄,算是她的第一次触电。

1982年,倪萍从山东艺术学院毕业后,她按部就班的分配到山东话剧院工作,从而正式开启了她的演艺生涯。

1982年到1987年,这五年间,是倪萍在影视剧行业奋力拼搏的5年。

倪萍蓬勃的生命力,已经显现无疑,无论什么工作,只要她想去做,就一定能做到最好。

这期间她被定为国家二级演员。

她一边忙着话剧院的工作,一边抽空拍电影《他们并不陌生》,电视剧《中国姑娘》,忙得不亦乐乎。

这几年同样忙着搞事业的还有年纪小小的美女陈红:

1985年,18岁的陈红参演个人首部电影《这里有泉水》,饰演余多而正式出道。

第二年,她在《聊斋》中饰演连城,嫩得能掐出水来。

在“女孩子必须有自己的事业”这一点上,她们有着相当的默契。

在女孩子们专心拼事业的时候,后来的名导陈凯歌却在这几年将“事业爱情双丰收”做得风生水起:

1984年,32岁的陈凯歌凭借导演处女作《黄土地》获得第38届洛迦诺国际电影节银豹奖,为事业开了个光辉灿烂的好头。

两年后的1986年,正处于乏味生活模式中的25岁“名门痞女”洪晃,遇到了文艺帅气的陈凯歌,惊为天人。

那时的洪晃还是一副清丽模样,她说,与陈凯歌在一起有一种被解放被解脱的感觉。

而洪晃“名门”身后的广阔天地,也让陈凯歌大开眼界。

1987年,陈凯歌一边与小女友洪晃同居,一边凭借剧情片《孩子王》获得第8届中国电影金鸡奖导演特别奖。

真正是春风得意。

进入央视

1988年,对倪萍来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就在这一年,她作为嘉宾主持参加青岛电视台春节晚会,被中央电视台的女导演刘瑞琴看中。

刘导认为从镜头里看,这个女子很上镜,很端庄,很会说话。

就这样,倪萍成功与央视搭上了线。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她会在那个最光亮的舞台上绽放多年。

1990年,31岁“山东大妞”倪萍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任《综艺大观》节目主持人。

按倪萍的说法,能一去就主持《综艺大观》,真真是占了一个“天时地利与人和”。

《综艺大观》的第一个主持是王刚,主持了一段时间,女朋友成方圆就要和他去欧洲,他这一走,《综艺大观》主持就没人了。

台里主任紧急调来了倪萍接班,然而倪萍的第一次亮相让同一个办公室的11个编导大失所望。

本来大家期待的是一个比杨澜更年轻漂亮的女主持,没想到调来的居然是“长相难看岁数又大”的倪萍。

怎么这么说呢,原来倪萍到央视那天,因为没有台里的证件,在11月的北京央视东门口,足足站了两个钟头才进到央视大楼。

这期间,她头发也吹乱了,人也有点蔫了,各种憔悴。

当主任领她走进办公室,给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主持倪萍,11个编导没有一个人站起来,也没一个人搭理她,吃饭更没人喊她。

这也算是给了倪萍一个下马威,与倪萍期待的热烈欢迎不同,气氛简直冷到刺骨。

但倪萍心里是不服的,她说:

那时我这个话剧演员工资150块,那些导演工资才70多块。

而且那时信息闭塞,他们不知道,当时我已经是山东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金鹰奖最佳女演员。

也许曾经受过的白眼太伤心,后来办公室来新人,倪萍都特别热情,擦桌子倒水外加问有没有饭票。

赵保乐后来回忆,倪大姐曾经给过我那么高一叠饭票。

进央视后不久,倪萍靠着深厚的演员功底,对镜头的熟悉感和天生与观众的亲和力,把主持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总算是凭实力证明了自己。

34岁时,她已经拿终身成就奖。

对此,赵忠祥不服的说:“1959年,我已经做新闻主播了,倪萍才出生。现在和我一个级别。”

当时台里的回复是,倪萍的主持无可取代。

离异倪萍遇上离异陈凯歌

进了央视,倪萍事业闪闪发亮的同时,感情生活却各种坎坷。

首先,因为“聚少离多”,与山东的丈夫离了婚。

然后,在北京与郭达相恋,却又因父母反对而黯然分手。

后来,又陷入与陈凯歌长久的感情拉锯中。

1989年,陈凯歌与洪晃在美国结婚。

婚后两人各自忙碌,个性脾气又难以磨合,吵架冷战不断。

这一年,21岁的陈红还在埋头拍戏,参演电视剧《红楼梦》,饰演紫鹃。

1991年,洪晃提出与陈凯歌离婚。

要说洪晃真的很酷,在陈凯歌还并不出名的时候,毅然决然的嫁给他。

在他大红大紫的时候,又决绝的离开他。

洪晃曾说:

“我就是跟陈凯歌好了以后,才知道什么叫嫉妒。

这真是一个特别特别不好的感觉。你突然间就会发现,怎么会有这么多女人都喜欢他?

我就晕菜了,因为我没有试过抢一个东西。我虽然没有过泼妇的行为,但是有泼妇的欲望。

我妈也不看好,她料定这段婚姻是桩赔本买卖。

你想呀,他是一个大导演,年轻漂亮的女演员往身上贴,我拦得住?”

洪晃看男人写男人也都太准确犀利了,她的杂文《男人分两截》相当有名,文章对男人的剖析更是精彩:

男人的上半截是修养,下半截是本质。

只可惜,当年的倪萍并没有与洪晃深入交流过,也没听到这段“至理名言”。

她深陷在陈凯歌的爱情理论里无法自拔。

在陈凯歌与洪晃离婚的当年年底,她就与陈凯歌同居了。

那时的倪萍怀着对爱情天真的向往,无法想象她与陈凯歌的关系仅仅是同居,且会永远止步于同居。

对于陈凯歌“只恋爱不结婚”的态度,倪萍不是没有想法,但是经不住陈凯歌一遍一遍的洗脑:

“我是真情的,我们貌似不正常的生活表现方式,恰恰是正常人的感情在不太正常的生活环境压迫下,所做出的正常反应,你认为婚姻的形式比内容更重要吗?”

这段话很长,听起来似乎极有道理,很显文化修养,把倪萍是唬得一愣一愣的。

不得不感叹,陈大导演真的很擅长给人讲戏。

后来当他想和陈红结婚的时候,那火急火燎的劲头才是爱情该有的模样。

1994年到1995年,对倪萍来说,是感情经历方面异常艰难的两年。

1994年,有两件事,多年后回想起来,倪萍都依然觉得屈辱。

第一件事,是陈凯歌开始拍《风月》,遇上了他命定的女人陈红。

当时《上海电影时报》就爆出他与陈红的绯闻,正好那段时间倪萍往剧组打电话总找不到爱人。

倪萍心里乱,马上请假去了剧组。

陈凯歌看到她只有一句不咸不淡的:没事不要来,影响不好。

为了打消她的疑虑,陈凯歌拉住她的手说:“没有的事。萍,你得相信我。”

陈导给演员说戏,真的一向很棒。

第二件事,是年底的时候陈凯歌父亲去世了。

陈凯歌的父亲不行了,倪萍放下工作马上赶去医院照顾了几天,老人就走了。

陈凯歌不能回家奔丧,倪萍衣不解带地为老人料理后事。

人人看她都俨然一个陈家准儿媳妇的模样,陈凯歌及其家人和朋友对倪萍都感激有加。

然,也仅仅是感激而已。

姑娘们要牢记:如果一个男人变了心,你做再多都是枉然。

1995年初,陈凯歌就已经完全走出丧父的阴影。

在圈内朋友聚会里,熟男陈凯歌跟美女陈红欢天喜地的聊着天。

他问她:“你怎么一点都不怕我?”

她反问:“干嘛要怕你?”

陈凯歌说:“我挺喜欢你的性格。”

她答:“喜欢我性格的多了。”

一边是熟女倪萍的体贴懂事,一边是热辣陈红的任性张扬。

显然,后者的魅力早已让陈凯歌举手投降。

多年后,陈红说: “首先他很有才,我喜欢他的电影。而且人又高又帅,英文又好,受过西方教育骨子里又很传统,我觉得是个很有魅力的人。那时候真的是仰视的。”

看到了吗,这就是《延禧攻略》里,魏璎珞最后说出的“夺皇宝典”:

爱他,就不要告诉他。

谁先说出来,谁就输了。

自从搭上陈红,陈凯歌就不怎么搭理倪萍了。

倪萍在《日子》一书中,对这段情感的描述为:

“这是一段没有自尊、失去自我的日子 。”

辞旧迎新

1996年,对这些彼此胶着的人们来说,是辞旧迎新的一年,大家的悲欢离合都几乎做到了无缝连接。

这一年,陈凯歌和倪萍正式分手。

同年,陈凯歌与陈红在美国注册结婚。

在《一望无极》里,陈红写道:

陈凯歌求婚没有戒指,只有要求——

要求结了之后不能离婚。

也是这一年,倪萍选择迅速与著名摄影家王文澜确定了恋爱关系。

1997年,陈凯歌与陈红的大儿子,现在的新晋流量明星陈飞宇出世。

同年,倪萍与王文澜结婚。

1996到1998年,这三年对倪萍来说,总算是过了几年舒心的日子。

一边事业上依然顺遂,一边感情上迎来新生。

这三年里,她与王文澜新婚燕尔,二人世界过得好不惬意。

倪萍想不到的是,这场婚姻,真正的好日子,也就是在这三年而已。

因为从1999年开始,她既要收获来自命运最珍贵的馈赠,又要面对最心焦的难题。

相比之下,这几年里新婚陈凯歌和陈红的日子却没那么好过。

1998年,陈凯歌拍《荆轲刺秦王》,由于管理上的混乱,造成资金上的浪费,最后剧组超支100多万美元。

这100多万美元,最后全落在导演陈凯歌身上。

新娘陈红把多年拍港台剧的全部积蓄都拿了出来,加上陈凯歌的积蓄,才把账平了。

多年后,陈红说:“可以说,为那部戏我们家一分钱都没有了。”

也正是如此,陈红开始学习如何做一名优秀的制片人,坚决要为艺术家老公做好后勤服务工作。

与其他制片人不同,陈红这个制片人,是绝对以陈凯歌导演为中心来统筹剧组安排的。

这一干,就是十几二十年。

最近这些年,陈红衰老得比较快,大概也是因为每天周旋于各方的协作,操心太多疏于保养导致的。

儿子病了

1999年,40岁的倪萍生下与王文澜的儿子虎子。

儿子的到来,令这个二婚家庭更加圆满,夫妻二人也是对孩子有着诸多期许。

然而春节前1个月,11个月的虎子查出先天白内障。

这对倪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一下打乱了她的幸福生活。

那年的春晚,是倪萍主持的第九个春晚,晚会她一派喜气洋洋,心底里却因为虎子的病而慌乱如麻。

晚会结束后,她就迅速带着小虎子去了美国治病。

去到医院,医院首先就让交13万美金,倪萍去的时候只绑了7万美金在身上。

她赶紧给哥哥打电话,卖房子,要给儿子治病。

当时小虎子太小,在美国治病,但还不能动手术。

这期间,倪萍就一直美国中国两头跑,

这一跑就是10年。

这10年里,2004年又是让倪萍格外痛苦的一年。

这一年,倪萍与王文澜感情破裂。

事业上,倪萍也陷入了瓶颈。

按台里安排,一直由倪萍主持的《综艺大观》,加入了年轻貌美业务好的新人周涛。

倪萍不能接受与周涛一人主持一周的安排,回家听到刘欢唱《从头再来》,难过得泪流满面。

这一年,倪萍第13次站在春晚的舞台上,最后一次说出了辞旧迎新的祝福语。

“江山代有才人出”,央视舞台上,属于倪萍的霸屏时代就这样悄无声息的结束了。

最后的归宿

2005年,倪萍与王文澜离婚。

他们曾在争议中抱紧彼此,却又在婚姻的平淡中两看相厌,再加上照顾病孩的身心俱疲,一段曾经虔诚的婚姻,也就此走到了曲终人散。

然而成年人的感情,并没有青春期那般冲动和不舍。

就在与王文澜离婚不久,倪萍就与多次合作过的导演杨亚洲喜结连理,低调办完了婚事。

而这,又是一个貌美女演员和有才男导演的结合。

不知道后来作为影后的倪萍对于曾经陈红和陈凯歌在片场的相处,是否有了新的理解。

大概是曾经陈凯歌给倪萍的伤害太深,倪萍对于让感情见光公开,有着强烈的要求。

她与杨亚洲的恋情初始时,有几次采访中,记者问到杨亚洲与倪萍的关系,他有点遮遮掩掩。

这让倪萍很是不满,好几次当记者面怼他 ,让他下不来台。

这时的倪萍,早已不是曾经那个躲在陈凯歌身后默不作声的小媳妇。

她早已明白,感情的世界里只有势均力敌。

也许正是这样心态和与杨亚洲灵魂的契合,倪萍在经历了两任丈夫两任前男友之后,终于找到了那个对的人,两人相伴至今。

尾声

纵观倪萍这既幸运又不幸的前半生,无不呈现着一种蓬勃的生命力。

有机会绝不放过,挣扎失望后,也能迅速重整自我,往前走。

凭着过人的天份和不懈的努力,先后在主持、演员、写作、画画等多个领域取得骄人成绩。

她像压不弯的杂草,打不败,推不倒,自有一种生命的盎然生机,尽情摇曳绽放着拼搏之美。

倪萍老师经历过坎坷,也遭受过非议,面对生活中的难题,虽然也痛苦挣扎过,最后却都能巧手化解,如今年过六旬依然能够笑傲江湖,在业界长期屹立不倒。

倪萍老师,自有她的一套。

(最后辟个谣:百科里面,倪萍老师明明白白是中国国籍。)

END

关于倪萍,你有什么想聊的,欢迎评论区留言讨论。关注大幕娱,带你闲侃影视娱乐,趣聊明星八卦。大幕一开,好戏就来!

(图源网络,侵删)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