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超个人资料(邓超不演喜剧,就是好演员)

美客网

邓超出生于重组家庭。

父亲母亲属于二婚,妈妈带了大姐,爸爸带了大哥和二姐,而邓超是这个家庭的第四个孩子。

由于是超生,父母就给他单名一个“超”字,所以他的名字也就成了邓超,并非超人或强大的意思。

小时候的邓超学习优异,爱好广泛,是家里众星捧月的存在,也是挨打挨的最多的孩子。

因为只有他和父母属于亲血缘的关系,打谁都会被埋怨偏心,只有打他最符合重组的家庭环境。

但任何乖孩子都会有长大的时候,到了叛逆期的邓超成了家长眼中标准的坏孩子。

打群架、拿刀追砍保卫科科长、戴骷髅戒指、打耳洞、染七彩的头发、到迪厅跳霹雳舞……,几乎做了“坏”孩子能做的所有事。

那时候他的父母最害怕听到别人在电话里说:“喂,是邓超的家长吗?”

尤其是在他16岁的时候,这种叛逆达到了巅峰。

他离家出走,一个人跑到了东莞,在东莞各大迪厅当领舞,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如果没有父母不辞辛劳地跑遍东莞各大迪厅找他回家,或许现在的邓超最多就是个小混混或成为派出所的常客。

被父母感动的邓超,决心改变,放弃掉当初糜烂的生活,为父母重活一次,回南昌读艺校。

只是在江西这个除了景德镇再无多少记忆的省份里,学艺术搞表演的出路很少,想要有大作为还得上北京。

1998年,邓超考入了中央戏剧学院,在学校里,他被称为戏疯子,演了不下500个角色。

毕业后的第二年,他就遇到了的《少年天子》,顺治一角令他被大众熟知,此后也就成了皇帝专业户。

如《天下第一》里的正德皇帝、《明末风云》里的崇祯、《少年康熙》里的康熙……

接连的皇帝让他意识道自己必须转型,不能在同一类的电视剧里重复,否则早晚有一天当观众厌烦了,自己的演员生涯也就被限死了。

虽然转型很成功,但他又陷入了高干子弟专业户的怪圈,如《幸福像花儿一样》里的白杨、《甜蜜蜜》中的雷雷。

可是,有一点观众都很认可,那就是他的演技撑得起大剧中的主角,直到他开始拍电影。

他的演技随之变得忽高忽低。

其实邓超的演技有一个分水岭,即演喜剧的他和演正剧的他。

喜剧中的他被观众质疑,想让他安静一会,不要再闹腾,毕竟《分手大师》和《恶棍天使》的恶评依旧在潮流涌动。

他数次在《分手大师》中无下限的男扮女装搔首弄姿,这样的出丑确实能逗人发笑,但就像故意为之一样,不够自然松弛。

剧本的编排等同于初中生的作文,行文不流畅,线索支离破碎,用词都是强行堆砌华丽的辞藻。

乍看之下,元素很多,明星很多,实则却是各种段子的集锦,放大拉长之后终于凑够了一部电影的时长。

如果《分手大师》只是道开胃菜,那么《恶棍天使》直接让食客冲动到掀桌子,打老板。

在《恶棍天使》里,邓超和孙俪的演技全面下线。

剧情极其空洞,就像是把许多小品强行拼到一起的大杂烩,什么味都有,什么料都下,却很难吃。

男主傻,女主更傻,两人最后之所以屡胜不败,是因为反派比他们更傻。

整体的观影感觉就是,我把邓超当演员,邓超把我当傻逼,如此低幼的电影甚至还不如在家看《喜羊羊与灰太狼》。

实际上,邓超能演喜剧。

早年间在《东北一家人》里的客串,极具搞笑天分。

邓超饰演的小夜壶操着一口港台腔,与屌丝鼻祖牛小伟、顺子在一起,光听他们互相拌嘴已然可以笑掉大牙。

从《东北一家人》中的露一小脸就能够看出,邓超不是不会演喜剧,关键在于他的超式喜剧与谁合作。

如果遇上周星驰、英达等喜剧大师,邓超便能发挥自己无厘头的特长。

一旦碰上俞白眉,那就只剩下屎尿屁的段子和往伦理规则靠的恶搞,那些刻意的笑点就像隔着屏幕硬挠观众的胳肢窝逼他们发笑。

在这些作品里,邓超变得聒噪、狂妄、自负,几乎没有任何演技可言。

幸好,他的演技没有因这些没有一点内涵的闹剧而被消磨。

虽然他的演艺规划有些乱,但也算感受到了观众对超式喜剧的厌烦,推出了证明自己是科班出身的作品,如《烈日灼心》和《影》。

邓超在《烈日灼心》中饰演的辛小丰是个误认为自己是杀人犯的逃犯,在执行死刑时的这段表演邓超融合了表现派和体验派演技的精髓。

只见他抽搐不安,嘴角泛白,眼神渐渐失去神色,浑身由抖动到平静,整场戏一气呵成。

他让自己成了角色,想人物所想,思人物所思,努力去进入人物,然后表现出人物的情感,并借助外在的形式凸显人物性格。

与古天乐在《毒战》中不同的是,古天乐是寄托,盼不死来继续人生,邓超是解脱,以死告别糟糕的人生。

邓超也凭借在《烈日灼心》中精湛的演技,一举夺得了金鸡奖和上海国际电影节最佳男演员。

在张艺谋的《影》中,邓超一人分饰两角,分别是子虞和境州。

境州是子虞大伤后的影子,是他收复杨苍(胡军饰演)把守的境州的替代品,在电影中子虞的任务就是训练境州,而境州的出现只是为了完成子虞的指令。

由此可以看出,《影》所有的主线剧情都围绕在子虞和境州身上,所以电影好不好看,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邓超。

境州体型健壮,子虞体格羸弱,需要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

为了更加贴近角色和融入场景,邓超放弃了后期特效和特性化妆,先增重后减重,前后最大体重差近40斤。

由于控制体重带来的生理和心理上的变化,邓超不仅在片场发生过昏厥的现象,脾气也变得易怒。

但也因祸得福,因为子虞和境州这两个角色的人物性格正好与邓超增重又减重的历程相似。

他可以借助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的训练过程,更加接近子虞和境州,也造就了国内除了他几乎再难找到适合《影》的男演员。

这样的身心折磨并没有白费,邓超带来了出色的演技。

他把境州的暴戾和阴骘,子虞的寂寞和惆怅都演了出来,同时两人心态的变化所传达出的恐惧、隐忍,仅凭眼神即可看出不同。

他让影子和真身都不再是邓超,而是角色本身,甚至于同空间的多重情绪都能诠释的淋漓尽致。

在综艺里消耗了他身为演员多半的神秘感后,邓超总算用《影》证明了自己还是那个只要不演喜剧就是好演员的中生代。

这样的转变,对于同属六大中生代的邓超的来说,是有利的。

不在烂片中消耗人气和好感度,专注于作品本身,才不至于掉队,毕竟惦记他位置的上位者可不止一人。

推荐阅读

孙红雷,要有多「狠」才能改变人生

豆瓣8.3,周星驰唯一禁片

华语电影十大导演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