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雯丽个人资料(大满贯影后蒋雯丽当导演也很牛!)

美客网

前不久,在某视频网站一档独居生活观察类真人秀《看我的生活》中,青年演员马思纯邀请自己的小姨蒋雯丽到家里做客,这也是蒋雯丽时隔很久之后再次在公众面前现身。

演员蒋雯丽

作为国内电视剧奖项的大满贯得主,这位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初见平平无奇,但越看越会发现,她身上的温柔和知性气质,竟是如此耀眼。

这一切的形成,都离不开一位老人——蒋雯丽的姥爷。他们相处的时间只有12年,却影响了蒋雯丽的一生。

他用38块2毛的工资将我养大

1969年,蒋雯丽出生在淮河边的一座小城,安徽蚌埠。

她的父亲是工程师,远在新疆工作,母亲是当地铁路局的话务员,蒋雯丽还有两个姐姐。妈妈实在是分身乏术,便将仅仅半岁的蒋雯丽送到了81岁的姥爷家。

蒋雯丽三姐妹

姥爷有过四个孩子,但其他三个都生病早逝,陪在身边的只有蒋雯丽的妈妈一人。所以,姥爷待蒋雯丽一直如掌上明珠一般。

因为有姥爷的陪伴,蒋雯丽的童年甚至比其他孩子还要温暖幸福。

作为蚌埠最早的火车司机之一,姥爷每个月有38块2毛的退休金,虽然不算多,但也足够两个人生活。

姥爷很有生活情趣,家里的小院布满了花草虫鱼,颇有几分“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境。

蒋雯丽童年照

蚌埠的夏天很热,蒋雯丽和姥爷将竹床搬到了院里,每天晚上,姥爷都会拿着一把蒲扇一边帮小雯丽扇风,一边给她讲睡前故事。

天气凉爽时,姥爷喜欢坐在院子里的竹椅上睡觉,小雯丽总是跑过去坐在姥爷腿上,在姥爷怀里不停地问:“姥爷,你是喜欢我多呢,还是喜欢姐姐们多?”这个时候,姥爷就会伸出胳膊形象地比划着,每当说到多喜欢雯丽时,便把手臂张得很开。

对于孤独了一辈子的老人来说,小雯丽就是他的心头宝。对于蒋雯丽来说,姥爷也是她童年中唯一的依靠和温暖。

蒋雯丽与姥爷

每次出门,姥爷都要给蒋雯丽编一束清秀干净的辫子,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地去买菜,一前一后地去捞鱼虫,一前一后地去领工资。

《我们天上见》中姥爷给小兰编辫子

每次单位的叔叔把姥爷的退休工资递出来,姥爷都要抱起小雯丽,让她用肉乎乎的小手去接。

有时,好不容易休息的妈妈也会去看小雯丽,想要跟小雯丽说说话,哄她睡觉。小雯丽却只想跟着姥爷,哪怕妈妈等她睡着,偷偷把她抱到自己房间,小雯丽半夜醒了,也会再溜回姥爷房间。

《我们天上见》小兰与姥爷

妈妈把母女间的这种疏远归因于小雯丽对姥爷的过度依赖。

雯丽3岁时,妈妈决定送她去幼儿园。蒋雯丽哭了一整天,姥爷实在不忍心,央求女儿:“还是我来带她吧,你忙你的,我保准不惯坏她。”

蒋雯丽童年照

等到蒋雯丽6岁时,妈妈又坚持让蒋雯丽去业余学校学体操。姥爷虽然不忍心,但听说当运动员可以不用下乡,还是同意了。

蒋雯丽第一天去体校,是牵着姥爷的手去的。眼看着小雯丽进了体操房,姥爷还是不放心,趴在窗口眼巴巴地看着。小雯丽在体操房内一边压腿一边大哭,姥爷在体操房外背过身,擦着眼泪。

蒋雯丽练过5年体操

蒋雯丽第一次上学的场景也是这样。姥爷牵着小雯丽的手把她送到铁路第二小学,然后在门口盯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舍得离开。

后来,因为姥爷每天坚持要走很远的路接送她,妈妈又将小雯丽转到了近一点的铁路四小,最后又几经周折将她转到了家附近的延安路小学。

因为频繁转学,又因为和阶级敌人同姓,蒋雯丽最初在学校并不受待见,连老师给她的评语都是“不热爱集体,不团结同学”。

但是,蒋雯丽从来不会对父母说起这些。她只需要回到小院,安静地待在姥爷身边,就会觉得安全、温暖,不快也随之被抛到脑后。

有些人有些爱,永远无法替代

蒋雯丽12岁那年,姥爷去世了。

姥爷下葬那天,蒋雯丽站在姥爷的坟墓旁,告诉自己:“雯丽,你的童年结束了。”

她回到了自己家,跟爸爸妈妈一起生活。

蒋雯丽旧照

因为高考失利,蒋雯丽进入安徽水利电力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蚌埠自来水厂,参与制水以及管道设计。

后来,从小学体操的蒋雯丽辞职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蒋雯丽在自来水厂工作旧照

三试时,老师让考生讲一段自己最难忘的故事,蒋雯丽想起了自己最后一次见姥爷的场景。

我是姥爷带大的。当时姥爷生病住院,我已经很多天没有见到他了。有一天晚上,我妈妈要陪着几个阿姨看姥爷,我也跟着去了。

在医院病房见到姥爷,我吓了一跳,我上次见他不是这样。

姥爷被绑在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嘴巴张得很大,里面涂满了紫药水,一双昏黄的眼睛,无神无光地盯着天花板。

我当时就傻了,蹲在他的床旁边直流眼泪。阿姨就跟我说不要流泪,更不要把眼泪滴到他身上,这样对他不好。

后来阿姨们要跟姥爷告别,她们一个个跟他说话,跟他握手,他的手一动不动。我是最后一个跟姥爷握手的,当我的小手握上姥爷的手的时候,姥爷的大手突然紧紧握住了我的手,眼泪从他眼角流了下来。

姥爷知道是我。

第二天姥爷就去世了。

一个故事,似乎诉尽了蒋雯丽最幸福也最难过的童年。那一刻,蒋雯丽突然明白,有些人,无论离开你多久,去了多么远的地方,他都会深深地印在你的心里,任何人都无法替代……

蒋雯丽与姥爷

紧接着,在“表现唐山大地震”的考题中,蒋雯丽受德拉克罗瓦的油画《墓地上的孤女》启发,在别的考生都痛哭流涕时,走到墙角,静静地坐着,将对姥爷的思念化作两行清泪。

蒋雯丽入学考试资料

这一瞬间,打动了在场所有的老师,用他们的话说,蒋雯丽“表达出了一种生命感”。

直至今日,蒋雯丽的这一表演仍是北电课堂上的经典案例。蒋雯丽却认为,冥冥之中是姥爷保佑她考上了电影学院。

北电88级表演系(二排右一为蒋雯丽,左一为许晴)

进入北电的第一个暑假,23岁的蒋雯丽便接拍了人生中第一部电视剧《悬崖百合》,并凭借保育院老师一角,获飞天奖最佳女配角提名。

在校期间,她又出演了《离离原上草》《杏花三月天》等电影。

《杏花三月天》杏花

毕业后不久,蒋雯丽在张国荣、张丰毅、巩俐、葛优等大腕云集的电影《霸王别姬》中饰演了小豆子的妈妈,妓女艳红一角。

《霸王别姬》艳红

仅仅7分钟的片段,斜眼一笑,歪头一跪,便将底层妓女的风尘味和尝尽人间冷暖,无奈放弃亲儿的寡情母亲演绎地淋漓尽致,成为北电教科书上又一经典案例。

《霸王别姬》艳红

1999年,蒋雯丽凭借电视剧《牵手》中的夏晓雪一角,一举成为飞天奖和金鹰奖视后。

此后,她的演艺道路仿佛开挂一般,短短几年,她便接连出演了《大宅门》《中国式离婚》《立春》《金婚》等多部经典作品,几乎将国内影视大奖拿了个遍。

《大宅门》白玉婷

《金婚》文丽

姥爷,我们天上见

姥爷去世后的那些年,不管是成功还是失意,无论有多忙多累,蒋雯丽每年都会抽时间去姥爷的墓地前,跟姥爷讲讲自己这一年的喜怒哀乐,讲到最后,也总免不了大哭一场。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我站在姥爷的墓碑前,就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我变成了那个12岁的小姑娘,委屈悲伤时尽情落泪,兴奋得意时笑得肆无忌惮……那一刻,我相信姥爷是活着的,他会认真地听我说话,一如既往地心疼爱护我,也会在我迷茫无措时指引方向。

《立春》王彩玲

后来,她决定将姥爷的故事写下来。

从2005年开始下笔,到2008年完稿,历时3年,经过30多次修改,蒋雯丽与姥爷的故事终于要被搬上银幕。

电影杀青的时候,作为导演的蒋雯丽,在摄影棚里大哭。

《我们天上见》姥爷(朱旭饰)

2009年是姥爷去世30周年,这年清明节,由蒋雯丽执导的电影《我们天上见》上映,5万多人在豆瓣上哭着打出了8.7的高分。

《我们天上见》姥爷与小兰

第一部导演作品,便收获如此高的评价,斩获多项大奖,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都是非常成功的。在所有人都以为蒋雯丽要进军导演界时,她却说,仅此一部,只为了疼爱她的姥爷。

《我们天上见》姥爷与小兰

2013年,蒋雯丽的自传体随笔作品集《姥爷》出版。她在书中写道:“姥爷和我,一个九十岁,一个七八岁,在七十年代末,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他扶持我长大,我陪他走完人生的路。”

人到中年的她,再回忆起与姥爷的点点滴滴,终于明白姥爷曾经的那些不舍与坦然。

《我们天上见》片段

在那个炎热的夏日小院,她曾盼着自己快快长大,照顾姥爷,姥爷的回答却是“傻孩子,姥爷多希望你就长这么高,永远也不长大多好!这样,你就可以一直陪着姥爷了”。

自己慢慢长大,姥爷慢慢老去,她也曾与姥爷谈论起“死亡”。那时,她对这个词充满恐惧,姥爷却说“不怕,活着跟你在一起,死了跟你舅舅他们在一起,两边都是我的亲人”。

《我们天上见》小兰喂病中的姥爷吃饭

这是第一次,再想起姥爷,蒋雯丽不再难过。她释怀道:“我其实,没有那么悲伤,不是爱不够深,而是我相信,他的灵魂,去了天上。”

她将这本书的稿费和收益,全部捐赠给了艾滋病致孤儿童,完成了自己对姥爷的怀念与致敬。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