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以翔个人资料简介(高以翔的两位长兄)

美客网

文:李郅

近日,连凯点赞了一条微博,微博的内容如是:“已经记不清看了多少次了,但是每次重温都那么亲切。想他,真的心疼!期待霁川哥哥多多出新作,你的沥川弟弟一定为你加油!”

这条微博的配图,也是满溢着孔怀之亲的气息。

图片来自《遇见》的剧照,沥川和霁川并排坐着吃饭,沥川顺手喂了大哥霁川一口东西吃,霁川就凑过去张开嘴接住。

这曾经让我们觉得诙谐凑趣的一幕,此刻再见,瞬间与我们对高高的怀念无缝叠加,思念开始冲涌胸腔。

对于大多数的高高粉丝,认识连凯,都是从《遇见王沥川》开始的。

电视剧中的霁川,洒脱,自我,敢于表达和追求,没有偶像包袱,既可以为了泄私愤和谢小秋斤斤计较,动辄送她一个悠长的白眼,顺便展示一下怼人的功力,又可以为了追求叶静文深情款款,假装绅士。

但现实生活里的连凯,却是个性情直率,又颇多顾忌的人。

在高以翔事件发生后,他公开强怼始作俑者,成为为数不多的主张为高高维权的圈内人士。

一时间,大哥连凯迅速获得高粉们的喜爱和支持。

但却因为一句玩笑话,引发了高以翔粉丝们的误会。

当他的这一疏漏被媒体和公众聚焦,越来越多的别有用心之人,开始借题发挥,制造负面话题,并恶意规训连凯,将道德沦丧的帽子扣在他的头上。

最后,自知口误的连凯解散了为怀念高以翔建立的群。从此,分外注意有无一脚踏错,而惹人口舌。

那次口误让他变得尴尬与沉默,一夜之间,霁川大哥暴露在大众的嘲讽甚至谩骂之中。

连凯开始将对高高的怀念,转化成另一种更辽阔与深沉的表达。他不再直抒胸臆,然而委婉的表述却被某些人认定,是在内涵高高和焦焦的关系。

更可笑的是,造谣焦俊艳的风尘奇人,竟然借着他的某句话将自己和他捆绑,说霁川大哥支持她。后来连凯及时辟谣,自此,关于高以翔的话题,他三缄其口。

但他仍然不时地为怀念高高的帖子点赞,以一种沉默却又不失眷念的黏性,弥合着为了不再招惹是非而不能为高高发声和对高高万分想念之间的缝隙。

他的做法不是在逃避,而是避免为高高身后的纷乱再添话柄。其实,就算是在逃避,也不应被责怪,毕竟,他当初的态度,比大多数圈里人都勇敢得多。

大哥霁川对于沥川的那份深情,永远值得我们珍惜,守护。

而高以翔的亲大哥曹志杰,无论相对于剧中的大哥霁川来说,还是现实中的二哥高宇桥来说,都极少走入我们的视线。

公众对于他的印象,只有两帧画面:第一次,是他从金宝轩出来,准备去机场接弟弟的遗体回家。

彼时,伤痛欲绝的他,在那样一个更添悲伤的场所,却要故作坚强,不能纵情挥泪,那种纠结与无法释放的绝望,像天塌下来一样,压向大哥的肩膀。

第二次,是在高高的追思会上,大哥双手合十,虔诚祈祷。

他迎向穹顶,隔着时空,轻唤着他曾爱过的弟弟,那个小自己十岁的大男孩,永远不舍怀想。

虽然生命比一张纸更要脆薄,但想念永远炽热厚重。

大哥带着对弟弟的想念,帮父母找回清风鸟语,就像高高的心魂借着大哥的胸腔,为二老带来明月彩云。

想念,只要萦回不散,就真的可以一点一点过滤绝望。

无论是作为剧中角色的大哥,还是作为一奶同胞的大哥,都在以自己的方式,把要表达的都表达了,把该做的都做了。

就是要高高放心,告诉他,对他的想念中,不仅仅有热泪的淅沥之音,更会让他的未了情如阳光般接续绽放。

也许,那就是——大哥的担当。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