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演员张译的老婆(张译娶旺夫的钱琳琳)

美客网

温馨提示:这篇文章已超过113天没有更新,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

“其实,我就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张译云淡风轻地说到。

然而,出道20年的他,演艺事业并没有一帆风顺,甚至可以用坎坷来形容,从被否定叱骂的“丑角”到满载荣誉的“影帝”,张译的每一步都走得不容易。

可以说,荧屏上的每一帧镜头,都是张译拿命换来的,不放过每一个表演的细节,不含糊每一位观众,是他对这份职业的尊重与热爱。

下一次,他不会是陈江河,也不会是陆文昭,不会是韩德忠,更不会是史今, 但他永远都是张译, 一个靠谱的好演员。

然而,生活中,他同样是一个靠谱低调的好男人,不管是对植物人女友的10年不弃,还是与妻子钱琳琳的相濡以沫,张译的硬汉柔情,都让人感动不已。

一、一代“衰神”养成记

1978年,张译出生在黑龙江哈尔滨市一个书香家庭,父亲是一名音乐老师,而母亲则是语文老师,自己在家中排行老幺,上面还有一个姐姐。

对于儿子的教育,父母自是非常用心,除了学习之外,还报了各种才艺班,滑冰、声乐、体育和练字,至今,张译都写得一手飘逸俊秀的小楷。

时光交错,大6岁的钱琳琳在沈阳出生了,打小生得杏眼桃腮、蛾眉皓齿,也是父母心尖尖上的爱女。

这边,突然发生的一件离奇的事情,让张译好似“衰神”附体,越来越倒霉。

7岁时,一次与父母去松花江游玩,本是要坐船游历风景,船票都买好了,张译却突然拽着父母,闹着要去动物园看大马猴。

然而,就是张译这次无心之举,却救了一家人的性命,那艘轮船后来出了事故,船上172人全部遇难,也就是轰动当时的“哈尔滨8.18大难”。

或许,正是这次意外躲过鬼门关,用尽了张译全部的好运气,此后,他开始越来越“衰”。

据他所说,凡是自己上过的学校都倒闭了,或者就是改名换代,不管是幼儿园,小学还是高中,无一幸免。

当年,为了实现自己当播音员的梦想,他一心想考北京广播学院,两次考试专业课都过了,却还是被淘汰,最后连学校的名字都换了,他也没考上。

然而,孤注一掷的决定却换来一张居委会的待业证,这让张译郁闷不已,老父亲的脸也丢到了南天门,赶紧张罗着给儿子找工作。

打听之下,得知哈尔滨话剧学院在招生,父亲立马催促儿子去试试,为了筹集3万块钱的学费,父亲把家底都搬出来了。

在话剧院,对表演不感兴趣的张译,度日如年,看着舞台上的人,扯着大嗓门说话,肢体动作无比夸张,他觉得就像个小丑,甚至有些看不起表演这件事。

直到看了两场话剧《一人头上一方天》和《地质师》,他的眼泪竟不自觉地淌下来,心中恍然顿悟,原来表演有这样的魔力,太震撼了。

后来,张译彻底痴醉在表演的世界里,那段时间,他除了上课就是泡图书馆,甚至一口气看了2000 多个苏联的剧本,越了解越热爱,他下定决心要干一辈子的表演。

然而,哈尔滨话剧院每年出品的话剧只有一两部,根本无法实现张译的雄心壮志,于是,他决定北上求学,见识更广阔的天地。

彼时,23岁的钱琳琳,从沈阳音乐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做音乐记者,后来还主持了节目《九州艺苑》和《汽车旋律》。

1997年,张译考入了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穿上了军装,成为一名文艺兵,这一穿就是10年。

然而,在文工团,张译并不受重视,因为长得丑,被同事们嘲笑是“驴脸”,上台的机会少之又少,多数时候,他只能做些会议记录、场记、写串词、修设备的杂活。

唯一一次登台的机会,还是被作为临时演员替补上去,然而,由于太紧张,张译说台词哆嗦,最后被导演轰下台,那时的他,就像一个坏了的玩具,被无情地当众抛弃。

心里压抑的他,找到了自己的老师,本想宿醉一场忘掉伤心事,然而,酒过三巡之后,老师满脸醉态地说道:“译啊,就你这这长相,演戏就是个死”。

青春肆意的年纪,张译却被判了“死刑”,此时的他,心境苍老得就像年过半百的人,没有半点明媚和开朗。

幸好,有一个人还没有放弃他。

二、10年生死两茫茫

在失意的日子里,初恋女友的陪伴,让张译挺过了那段艰难的时光,她就像是一道白月光,照见了生命中所有的美好。

当时,张译是班里的副班长,而女友则是课代表,勤勉又热心的张译,打眼一瞧,就知道是个好男人,让她不禁动了心,两人视班规如无物,偷偷谈起恋爱。

教室的最后一排,两人常常带着耳机一起听音乐,开水房外面,张译帮着女友提溜过热水瓶,中午吃饭时,他把自己菜里的肉细心地挑出来,夹进女友的餐盘......

一次,为了躲避巡逻队长的追击,在厕所门口约会的张译,一个健步飞身闪入男厕所,又徒手翻过2米高的墙,生生掰断铁栅栏,逃回了教室里,还故作趴在桌上睡午觉。

险象环生的一幕幕,让这段纯净水般的爱情,增添了些许趣味,多年后,回忆这段往事,张译笑着说,自己的爱情保鲜得很好。

在女友的支持下,心有点墨的张译,开始尝试写剧本,其缜密的心思和丰富的想象力,让他写的剧本成功在《剧本》杂志上刊登,极大地鼓舞了他的自信心。

这边,肤白貌美的钱琳琳,在工作上表现十分突出,后来又接档主持了热门节目《中国民歌谣》,成为晓喻万家的美女主持人,也吸引了不少异性的追求。

1998年,在民歌演唱家魏金栋的介绍下,钱琳琳认识了“棋坛少帅”郑弘,他是中国围棋九段选手,两人恋爱2年后,顺利步入婚姻,并生下一个儿子。

而与女友感情稳定的张译,也准备加快两人的节奏,和女友商量下,打算见其父母。

那天,张译穿了一身合体的双粒扣西服,为显得自己成熟稳重,还特地打了条藏青蓝的领带,拎了两瓶白酒和一篮子水果,去女友家正式拜访。

然而,自打从进门开始,阿姨就没露过笑脸,始终对张译冷着一张脸,各种挑毛病,就是看他不顺眼。

“要我说啊,你这脸长得就像被人一屁股坐了似的,跟那个大队的会计一个样,一点不像演员”,阿姨一边吐槽一边摇头。

听完这话,张译的心里凉了半截,之后在女友父母无休无止的阻拦下,两人被迫分手。

镜头一转,看似美好的婚姻生活,不曾想却是硝烟弥漫的战场,郑弘整日醉心棋盘,每天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对孩子不闻不问,凡事还认死理,处处寻因求果,让天性烂漫的钱琳琳身心疲惫,两人争吵不断。

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中,两人败光了所有的感情,最终在一件蒜皮小事中,彻底决裂,以离婚收场,钱琳琳带着儿子独自生活。

这头钱琳琳失去了婚姻,另一头张译也失去了挚爱。

不久之后,女友遭遇严重车祸,被送至医院时已经神志不清,后来被诊断为植物人。

闻讯赶去医院的张译,吓得两条腿直打哆嗦,看见病床上气若游丝的女友,张译忍不住泪崩,趴在她的床头泣不成声,他后悔自己没有抓紧她的手,他痛恨自己没有保护好她。

往后的日子里,张译每天都会来医院,给女友洗脸擦身,坐在床边陪她聊天,诉说着两人甜蜜的过往,只希望可以唤醒女友。

但终究,女孩没有醒来,这一睡就是10年,于2014年10月,女友离开人世。

三、爱情的及时雨

2006年5月,那天,和风煦煦,月季花香弥漫城下四野,人也不禁跟着爽利起来,张译正赶去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录制广播剧《谭梦溪》。

如果不是当演员的话,张译很可能去做播音员,他有着一把辽阔高亢的好嗓子,说话用词考究,气质沉稳,像极了主持行当的人。

录播完之后,天色渐晚,刚走出电视台的他,被一场疾风骤雨拴住了脚步,在大厅里来回踱步,等着雨停,行色匆匆像是有极重要的事情在身。

“嗨,如果不介意,我可以捎你一程”,一个女人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张译转身看去,她穿着一件利落的白衬衫,周正地掖在浅灰色的西裤里,脚上踩着短跟的高跟鞋,“哒哒”地向自己走过来,只见胸口的工作牌上写着“钱琳琳”。

两人共撑一把雨伞,向公交车站走去,虽是不相熟的陌生人,却总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路上聊得非常投机。

到了车站,钱琳琳才发现张译的半个身子都被雨水打湿,为了照顾自己,他把伞偏向自己这边,导致半个肩膀全湿透了。

绅士谦和的张译,给钱琳琳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临走时,钱琳琳给张译留了号码,借口还雨伞时可以联系她。

这一夜,她辗转难眠。

几天后,张译给她打来电话,约着在一小餐馆见面还伞,放下手机,她开始捯饬自己,想着涂哪个色号的口红,穿哪件衣服出门,自从离婚后,她很久没有这样在意过形象。

当明艳动人的大美女出现在陋巷里时,张译心里怔了一下,赶忙迎着她走进小餐馆。

“抱歉,我很穷,只能请你吃碗面”,张译羞赧地说到。

“清汤面养胃,挺适合这个季节吃的”,钱琳琳笑着回应道。

在之后,两人常常约着一起吃饭,一同照顾流浪路边的猫猫狗狗,或者挤在书店里看喜欢的书.......而眼前这个敦厚温善的男人,也逐渐撩乱了钱琳琳的心。

钱琳琳向他坦白了自己离婚,还带着一个儿子的事实,而张译也诉说了自己与前女友的感情,而他的深情,更让钱琳琳增加了好感。

2006年11月,两人在一起了,开始正式恋爱。

年底,钱琳琳把小6岁的张译带回了老家,见自己的父母,对女儿的小男友,老母亲愣是没瞧上,嫌他长相平平还一事无成,非常反对两人交往。

在家里住了几天,张译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可是未来丈母娘却总使绊子,后来,女儿发话了,“爸妈,我这辈子就他了,你们要是想看我孤独终老,就继续反对吧”!

在钱琳琳心里,张译是个好男人,而她这辈子认定他了,在女儿的坚持下,老两口只得松口。

2007年,两人领证结婚。

四、15年的婚姻生活

都说,女人是男人的一把刻刀,而钱琳琳正在精雕细琢着张译,让他越来越立体,也越来越丰富。

当年,她不顾反对裸婚嫁给张译,两人租住在北京一间一居室里,出入都是坐公交车,日子过得很清苦。

事业上,不见起色的张译,在各大剧组里跑龙套,或者就是接些幕后配音的杂活,经常接不到活儿,就闲散在家,经济上还得依靠妻子。

作为一个大男人,张译觉得自己窝囊,就把自己关在家里,而妻子却安静地陪在他身边,不动声色地给他温暖的拥抱,她相信丈夫有一天一定可以成功。

每年,张译还是会去看望一次初恋,这是他心里深深的执念,有时工作忙忘了,妻子还会悄悄提醒他,直到2014年,前女友离开人世。

那天,得知消息后,张译心里五味杂陈,难过、愧疚、不舍与轻松全部交织在一起,他走了一路,不知道自己是哭了,还是笑了。

回到家,心里憋闷的他,告诉了妻子发生的事情,钱琳琳抱着他,安慰道:“10年了,对你对她都是解脱,就让她安心地走吧”!

话锋一转,“再说了,我才是你老婆,你再这样,就不怕我吃醋啊”,钱琳琳嗔怪道。

看着妻子逗趣的样子,张译噗嗤笑了起来。

婚后,张译对妻子非常疼爱,虽然比她小6岁,却办事稳当、心思细腻,妻子在单位里一遇到个难事,都是张译出谋划策,总能十分妥当地解决。

有一次,张译在外地拍戏,钱琳琳在家里发高烧,半夜给他打电话,让张译担心不已,连夜开了四个多小时的车,往家里赶。

看着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丈夫,钱琳琳心里暖暖的,对张译的依赖也越来越大,她晓得自己这辈子是嫁对人了。

2005年,《乔家大院》筹备拍摄,张译在其中争取到一个叫“长顺”的小角色,有了真正露脸的机会。

第二年,《士兵突击》准备拍摄,曾经演过话剧版《士兵突击》的张译,对这部片子情有独钟,便写了3000多字的自荐信给导演康洪雷。

信中措辞质朴真切,为他争取来“史今”一角,而这个出身农家、本分却要强的班长,让张译诠释得入木三分。

这部剧一经播出,立马风靡全国,当年不少人因此燃起了军人梦,次年,应征入伍的人数创下历史之最。

而张译也彻底火了,这年,他28岁。

为了更好地协助丈夫,钱琳琳辞掉了工作,当起了张译的经纪人,把他的事业打理地井井有条,而妻子的旺夫体质也给张译带来不少好运气。

这几年,张译拍摄的《红海行动》、《生死线》、《鸡毛飞上天》、《悬崖之上》等影视剧,都是叫好又叫座的上乘作品,俨然成为票房和收视率的“金字招牌”。

13年内拿下3个影帝2个视帝,张译不可谓不厉害,他将继续用敬业与认真的职业态度,书写下一段神话,对于表演的初衷,张译始终坚定,至死方休。

五、不忘初心

如今,44岁的张译与50岁的妻子,已经走过了15年的婚姻,尽管因为各种原因,两人没有要自己的孩子,但是感情依旧甜蜜如初。

对于继子,张译更是视如己出,非常地疼爱,教育方面颇具心得,对孩子有奖有罚,松弛有度,父子俩相处得像哥们一样铁。

前几年,孩子出国念书,张译亲自为他联系学校和住宿,承担了所有的学费和生活费,临走时,张译千叮万嘱,要孩子在外注意安全,比他妈妈还唠叨。

这几年,张译过得像个“隐形人”,除了拍戏暴露人前,私下里,几乎很难捕捉到他的行踪,陪妻子做饭出游,闷在家里看书看电影,幸福地过着二人世界。

作为娱乐圈难得的清流演员,张译从来不参加综艺节目,非常爱惜作为演员的羽毛,始终坚持底线,只做电影和电视剧这两件事情。

对于没有孩子这件事,张译不以为意,也丝毫不影响他与妻子的感情,曾公开说道:“我们还有七只猫孩子”。

生活中,夫妻俩收养了7只小猫,并专门给他们辟出一间猫舍,猫舍的墙上专门掏了一个洞,直通夫妻俩的卧房。

有着这群小家伙的陪伴,日子细碎又美好,张译十分享受当下的生活,也感念妻子为自己付出的一切。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