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文军个人资料(歌手满文军他的故事比你看到的更恶劣)

美客网

2009年5月18日,北京工体附近的酒吧门前,停着几辆闪灯的警车。

无数围观群众围在酒吧外,观察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就在外界议论纷纷的时候,满文军和妻子李俐涉嫌聚众吸毒被逮捕归案。

一个登上神坛、火遍大江南北的歌手满文军,就此坠落深渊,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在大多数人的眼中,满文军的故事是这样的:一个把自己作死的歌手。

殊不知满文军背后的故事更加可恶,历经两段婚姻的他拥有两幅面孔,对不起两个女人。

今天就来聊聊满文军背后的故事。

01 满文军的音乐梦

1961年,满文军出生。

他的家境很普通,父亲是个泥瓦匠,母亲在家务农,一家人的生活过得相当清苦。

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满文军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跟在父亲屁股后头当小泥瓦匠。

满文军不喜欢这么没出息的工作,又脏又累又没前途,他想当歌手。

满文军嗓音条件很不错,从小被人夸唱歌好听,他一直渴望证明自己。

1986年,北京举办农村歌手大赛,对自己颇有信心的满文军报名参赛。

令人欣喜的是,16岁的他拿下了优秀歌手奖,获得了三百元奖金和一台风扇。

经此一役,满文军信心大增,立志要追求音乐梦。

次年,满文军加入平谷粮食局试验场演唱队。

自此,满文军过上了一边在粮食局扛粮食袋,一边唱歌的生涯。

这不是满文军想要的音乐梦,但为了生活,他只能待在粮食局。

1991年,到了结婚年纪的满文军,跟同学高晓莹闪婚了,婚后两人生下了一个女儿。

此时的满文军除了要养活自己,还肩负着养活妻女的责任。

按照世俗的眼光,满文军应该放下遥不可及的音乐梦,好好工作踏踏实实过日子才对。

可满文军不是普通人,他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中的音乐梦。

他一边在粮食局工作,一边搜寻着音乐比赛的信息,迫切地想要找到一个机会。

满文军听说北京正在举办歌手大赛,他没有犹豫多久,就背着行囊去了北京。

可惜,唱功不够炉火纯青的满文军遗憾败北,没有拿到好的名次。

得到比赛的结果的那一刻,满文军站在北京的街头,思索着:我应该回去吗?

回家,老老实实上班肩负起家庭责任,从此当一个普通人。

不回家,在北京搏一搏,也许能实现音乐梦。

理智告诉满文军,后者能够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他还是选择留在了北京。

哪一个少年人,不是在实现梦想的道路上赌一个微乎其微的可能性呢?

满文军也不例外。

02 满文军的第一段婚姻

初到北京的满文军人生地不熟,兜里又没有钱,为了活下去,他开始在酒吧驻场。

满文军辗转在各大迪厅和ktv,一边赚取生活费,一边锻炼着自己的歌唱技巧。

他领取着微薄的薪水,住在租金低廉的地下室,过着上顿没下顿的生活,还得挤出钱来寄回家,供母女俩生活。

那段日子,满文军是真的苦。

满文军忍住了所有的辛苦,奇迹般得抗下来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梦想。

可惜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他的梦想买单。

满文军北漂的那几年,高晓莹一个人留在家乡抚养女儿、照顾父母,其中的酸楚可想而知。

满文军一个月赚不了多少钱,再怎么节省邮回去的钱也有限,高晓莹的心中难免有点不舒服。

在一家人这样缺钱的情况下,满文军还拿了好几千块给弟弟,让他念完了高中。

在满家人的视角中,满文军是贴心的好哥哥,苦的却是高晓莹母女俩。

加上满文军听同事说,许多酒吧和ktv不招募已婚的驻唱歌手。

为了得到更多的机会、赚更多的钱,满文军提出要和高晓莹假离婚。

高晓莹听到这样离谱的要求,只觉得心头一痛。

满文军为了音乐梦头也不回地去了北京,把妻女抛在脑后,夫妻俩因此聚少离多,一年到头都见不了几面。

高晓莹的心本就因夫妻分别难受不已,如何听得“离婚”二字?即使是“假离婚”也足以令她痛彻心扉了。

在高晓莹的心中,以为满文军是见到外界的灯红酒绿,便不愿再回家。

在满文军一心扑在音乐梦想上之际,高晓莹的心已被他的冷落伤得支离破碎,夫妻感情走到了破裂的边缘。

在越来越深的感情裂缝中,满文军和高晓莹的婚姻画下了句号,两人在1994年办理了离婚手续。

两人的女儿由女方抚养,满文军需要支付三万元抚养费。

对于孑然一身的满文军而言,这不是一个小数目,根本拿不出来。

有一种说法是,高晓莹的弟弟一直催着满文军给钱,最后还动了手,才要到了这三万块钱。

支付完三万元后,满文军便不再尽父亲责任,对女儿鲜少过问,一门心思追逐音乐梦去了。

很多年后,满文军女儿谈起她,只是淡漠地说了句:我们不熟。

看得出来,满文军对于这个女儿既没有付出感情,也没有付出太多金钱。

离婚的第二年,一直混迹在酒场的满文军考上了铁路文工团,音乐事业走上了正轨。

可惜,名不见经传的满文军在团里只是一个路人甲,没有名气也就没有得到重用。

直到薛瑞光出现,他才遇到了人生的转折点。

铁路文工团的薛瑞光给歌曲《不懂》作了曲,觉得满文军的嗓音非常适合这首歌,便想找他合作。

满文军喜不自胜连连答应,谁曾想在录音棚录歌的时候遇到了大难题。

满文军是草根出身,没学习过系统的音乐知识,全凭热爱和一副好嗓子走到了今天。

故此在录音棚录制的时候,满文军不识曲谱无法录制歌曲。

满文军满脸羞红,痛恨自己不争气,机会找上门都没法把握住。

薛瑞光喜欢满文军的嗓音,觉得这首歌只有他才能唱出那种感觉。

于是,他把歌曲送给了满文军,即使他不识谱无法录制。

那时的薛瑞光完全没想到,他的执拗造就了一个举世无双的歌星。

1996年,练好基本功的满文军带着《懂你》登上了青歌会,一路过关斩将斩获了冠军。

拿下这个奖项,代表着满文军从此一飞冲天、前路坦荡了。

03 满文军的第二段婚姻

正在满文军享受走红后的名利之际,一位远在海外的女粉丝被他打动了。

这个女学生就是李俐。

关于李俐的背景,外界的说法有很多种。

有人说她是知名企业家的独生女,家里很有钱。

也有人说李俐出身贫寒,曾跟一位富商有过一段婚姻,离婚时分到了大量的钱,拿到了创业的第一桶金,后经商赚得盆满钵满。

类似的说法有蛮多版本,但概括下来就是,李俐是个有钱有貌的富婆。

听到满文军歌声的李俐,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借由一场朋友聚会与他相识。

满文军感情上空窗好几年,对爱情充满了憧憬,而李俐对他心生崇拜,芳心暗许,两人一拍即合陷入了热恋。

1998年,两人携手进入了婚姻殿堂,很快生下了一个儿子。

满文军先后发表了不少歌曲,传唱度都非常不错,混到了当红歌手的位置。

在2005年36岁的满文军登上了春晚的舞台。

那几年,满文军爱情事业双丰收,小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美啊。

可这人一红,就容易飘,满文军也不例外。

2009年5月18日,满文军涉嫌聚众吸毒被捕。

据悉,当天是李俐的生日,夫妻俩邀请了不少圈内好友来参加宴会。

一时高兴喝高了,满文军李俐一伙人竟大着胆子吸起毒来。

警方收到群众举报闻风而来,将他们抓了个正着。

被逮捕的名人除了满文军夫妇外,还有一个女歌手买红妹。

次日,买红妹澄清自己没有吸毒,只是单纯的参加生日会,不慎被卷入此次事件。

歌迷们都在等满文军的解释,期盼着满文军也是无辜卷入,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警方的通报。

瘾君子满文军吸毒被行政拘留14天,而他的妻子李俐却被判了一年的有期徒刑。

据悉,在调查过程中,满文军为了自保指证妻子,将自己洗干净了。

即使李俐流着悔恨的眼泪否认满文军的质控,但在如山的铁证下,她获得了一年的刑期。

04 满文军的事业

比起需要坐牢1年的李俐,满文军的处境更加艰难。

因为他是个公众人物。

2009年6月8日,在事情发生的二十天后,满文军登上《法制进行时》公开道歉。

没有抵赖,没有喊冤,满文军对着镜头说:“我错了。”

有一说一,满文军的态度还是非常诚恳的。

但观众并不买账。

百年前,中华民族因毒品迎来了黑暗的近代史。

百年后,国人对毒品的厌恶达到了极点。

满文军作为公众人物知法犯法,带来极度恶劣的影响,粉丝又怎么会轻易容忍他?

无论他的道歉如何如何诚恳,在许多人眼里不过是 “作秀”罢了。

满文军对李俐的指控,从法律角度来说是正确的,但在李俐心中难免有些心寒,满文军的做法无异于“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这也导致满文军和李俐的婚姻遭到了外界的猜测。

也许是为了与毒品割席,在李俐服刑期间,满文军鲜少去探望她。

等到李俐出狱回归家庭,媒体常拍到她独自带着儿子,身边鲜少有满文军的陪伴。

对于这段感情,外界的看法相当消极。

可不论外界如何猜测,两位当事人都很少回应这件事。

直到2017年8月22日,满文军李俐双双出现在民政局门口,引起了热议。

根据媒体报道,夫妻俩确实离婚了。但离婚的具体原因,外人不得而知。

没有太多吃惊,网友们平静地接受了这件事,仿佛他们离婚是一个理所当然的结果。

满文军的两段婚姻,他的所作所为截然不同。

第一段婚姻中,他有负于高晓莹,疏于对妻子的陪伴,将家庭重担甩给了妻子。

第二段婚姻中,他更可恶。明面上对老婆体贴有加,但一朝东窗事发为了自保不惜指控妻子。

好家伙,这是有两幅面孔啊!

有人说,李俐吸毒不是满文军能控制的。

但作为一个中国公民、作为一个丈夫,得知妻子犯罪应该第一时间制止,而非夫妻俩一起犯罪。

不管是“做人”还是“当老公”,满文军都没有当好。

经过毒品一事,满文军的事业一落千丈,即使他尝试了很多办法复出,但都反响平平。

2013年,满文军登上《中国好声音》的舞台,才44岁的他已经出现了白发。

2014年,满文军参加《我是歌手》,嗓音一如既往的震撼,可得到的骂声多过掌声。

这些年,他发了很多歌曲、跑了不少商演、上了很多综艺,其中不乏公益性质的通告。

满文军极力想把身上“劣迹艺人”的标签洗掉,可都没有成功。

2018年,陈羽凡吸毒事件爆发,满文军在社交平台感慨:

“浪子回头金不换!”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

在满文军的眼里,一切都可以从头来过,希望大众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可谁又给牺牲的缉毒警察一个机会呢?

劣迹艺人就是劣迹艺人,吸毒者就是吸毒者。

他曾造成的恶劣影响,不是做做公益就能洗白的。

53岁的满文军沦落到今日的地步,全是他咎由自取!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