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演员吴越个人资料(吴越的朴素情史)

美客网

男人也追剧。

追《扫黑风暴》。

令人头疼的是,都追到12集了,难以辨别吴越演的贺局长,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

还有骆山河和赵立根,一会儿觉得他们挺好的,一会儿觉得他们又不是很好。

可能我还是个初级追剧者,总是把剧中人一分为二。

其实就像人,真的有好人和恶人之分么,怕只有在事儿上见吧。

有人说,只有干了好事儿的人,和干了坏事儿的人。

这夜没白熬。

剧中有我喜欢的演员:吴越。

吴越是谁?

1、

吴越,一个地道的上海女子,1972年出生在上海,父亲是著名的篆刻家、书法大家吴颐人。

为了培养女儿的独立性,在吴越刚读完小学二年级时,吴颐人就把她寄送到北京的一位画家朋友家里上学。

小时候的吴越,基因强大,深受家世书香氛围熏陶。吴颐人身为父亲,又是大名鼎鼎的书法大家,也还是在百忙之中,专门制作了四册手写加配图的“启蒙读本”给吴越独家使用,吴越读小学前就能诵诗百首。

吴颐人的朋友,都是文化人儿,每每家里来了朋友,吴颐人都要唤出爱女,为大家诵诗,时间一长,吴家出了个小才女,便传了出去。

吴颐人擅长篆刻,吴越上小学便开始跟着父亲学篆刻,初中时,拿过全国篆刻比赛少年组的金牌。

吴颐人的老师钱君匋,是丰子恺的弟子,吴越曾引以为豪:“应该说,我也是丰先生的第三代弟子吧。”

看看吴越的篆刻作品,在娱乐圈里,怕是徐静蕾也比不了的吧。

深受父亲文艺气息的影响,吴越自小学习成绩优异,考上了上海七宝中学,而且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经常被老师夸得天花乱坠。

高中毕业时,吴越以专业成绩第一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分配到上海话剧中心。23岁时,因主演《北京深秋的故事》正式出道。

一切都很顺利。

由于吴越身上有一股浓郁的书卷气,一直被称作“娱乐圈文艺女青年”。

据说当初,吴越的父亲并不造成她进演艺圈,对演艺圈有偏见。但吴越的个性很独特,别人不让干的事儿,自己如果决定了,就要义无反顾地走下去。

吴越的成名作,是1996年,出演军旅剧《和平年代》。

这部军事题材的剧,由实力派演员张丰毅和于小慧主演,而吴越扮演的“闻璐”,出身好、模样好、工作好,和吴越本人很像,她演的如鱼得水。

吴越因此剧,获得了金鹰奖优秀女配角。

吴越的演艺生涯,起点非常高。刚出道时,她搭档出演的,全是男神和老戏骨,听听这些名字都让人血脉贲张:张丰毅、孙红雷、张国立、陈宝国、李雪健------

而此时,那个以后将在她生命中占据重要位置的男人陈建斌,即将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正在选择是当演员,还是留校任教上,一筹莫展,经常失眠。

好在这个时候,陈建斌碰到一个贵人,就是话剧导演孟京辉。

孟京辉力邀陈建斌出演他的话剧《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这个话剧很火,同时也给陈建斌带来了一些名气,并因此剧拿下了话剧界的最高奖项:金狮奖。

2、

自从陈建斌演了孟京辉的话剧之后,演艺事业开始顺遂起来,2001年的时候,参演电影《菊花茶》,并认识了当时圈内已经很火的吴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陈建斌初见吴越,一下子就被吴越身上独特的书卷气质和清新脱俗的外表迷上了。陈建斌也是个学霸,在中戏一直读到研究生毕业。

可据说吴越一开始对陈建斌无感。

但陈建斌对吴越的追求,是花了一番心血的。具体是怎么追的,没有太多资料可查。但二人真正在一起后,却发现差距不小。

一个是出身名门,一个是出身自普通家庭,尽管陈建斌的父亲是体育局的干部,母亲是老师。

一个是文艺范儿,对生活的要求细致入微,还要求浪漫至极。一个大大咧咧,还有些大男子主义。

当年的《菊花茶》这部戏里,陈建斌饰演老实本分的铁路工人,在一次培训中,结识了貌美如花又冰清玉洁的女老师吴越,由于女老师有心脏病,不能过夫妻生活,但即便如此,二人还是决定结婚。

可吴越和陈建斌好了5年,却最终没能在一起。

吴越当初对待感情,是勇敢的。

在陈建斌还没什么名气时,放弃自己在上海优厚的一切,搬到北京和陈建斌在了一起。在五年的恋爱长跑中,吴越当初是怀有梦想的,就是嫁给陈建斌,据说连婚房都买了。

据传,2005年,吴越利用自己的人脉关系,把陈建斌介绍到《乔家大院》的剧组,后来陈建斌遇到了蒋勤勤,在一次外出回到家里时,突然发出一封陈建斌给她写的分手信。

有传说是陈建斌和吴越的家庭背景相差太大,陈建斌感觉很压抑,同时也很自卑,于是在遇到一份新的感情时,就写了分手信。

对于这段没能走入婚姻殿堂的感情,陈建斌的回答是“二人性格不合”。

吴越对媒体的回应是:“ 当两人不合适时,分手是天经地义的。判断一个人的品德,我是看当一个大事来临的时候,一刹那,他的反应,他解决这件事的方法------当我看清楚了以后,我心里会给自己一个答案。”

吴越的话,说得委婉、包容、凄楚、无奈。但事情的详情,怕是也只有当事人清楚。

但感情之事,孰是孰非,难有定论。

或者说,感情之事,本无所谓对错,只有合适不合适。

不过二人分手,据说吴越是伤得不轻。

那个时候,关于吴越,蒋勤勤和陈建斌三人之间的感情纠葛,一下子占据了报刊杂志的娱乐头条。

甚至有媒体大幅报道,称蒋勤勤和陈建斌拍《乔家大院》因戏生情,造成陈建斌和吴越分手。而且过了几天,蒋勤勤是“小三儿”的新闻就冲上热搜,让蒋勤勤既感觉莫名其妙,又痛苦不已。

2017年,蒋勤勤和陈建斌已经结婚11年了,蒋勤勤实在难以忍受恶意的报道,授权律师公布声明,称还报道这些“下三滥的烂梗”,是利益驱使,还是真的好打抱不平?!指责不实报道伤害了她的名誉权:“不管你是蓝V官博,还是自媒体,奉劝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不要一有戏播,就口无遮拦、集体高潮”。

那么蒋勤勤和陈建斌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3、

据《乔家大院》的制片人孟凡耀回忆,陈建斌和蒋勤勤在剧组时并不愉快,陈建斌是个“戏痴”,喜欢对蒋勤勤的演技指手画脚,还喜欢吐槽蒋勤勤的台词功底不行。

有一次,把蒋勤勤气得不行,直接给台湾的经纪人李静打电话,说这戏我不演了。

后来李静好说歹说,才把蒋勤勤劝住。

据说李静当时还从台湾买了好多特产,准备送给剧组人员,还特意给陈建斌买了一份,问蒋勤勤给不给,蒋勤勤说“宁愿自己撑死也不给他”。

在《乔家大院》这部戏里,陈建斌和蒋勤勤演的是对手戏,性格内向的蒋勤勤想离陈建斌远点儿,却又不能够,好不容易戏演完了,蒋勤勤心中可美了:“我终于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蒋勤勤长得也很漂亮,性格很好,温润如玉,大概是让陈建斌找到一种“可以保护她”的感觉,《乔家大院》快杀青了,陈建斌却开始追蒋勤勤。

有一天,蒋勤勤正和倪大红说话,陈建斌突然走过来:“哎呀,我躺在这里照张相吧!”蒋勤勤心里有些不悦,心想:“这个人干嘛儿呀,真是没脸没皮!”。不过,知书达理的蒋勤勤,觉得戏演完了,以后没准还要见面,勉强同意了。

照片拍完了,蒋勤勤拍拍屁股要走,陈建斌大步跟了上去:“你干啥去呀?”蒋勤勤说:“我收拾下,准备去日本。”

陈建斌说:“去日本行,帮我买顶帽子。”后来蒋勤勤回忆起此事,也有点蒙,本来不喜欢他,竟然答应了他的请求。

其实蒋勤勤不知道,这是陈建斌的“撩妹小伎俩”,为两人往下发展留下的“托儿”:如果蒋勤勤给他买了帽子,两人有话题继续往下说,没买,就接着问为什么没买呢?!

实际情况是,蒋勤勤一去日本就撒了欢儿,因为拍《乔家大院》太压抑了,压根把给陈建斌买帽子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其实真正打动蒋勤勤的,是她父亲住院,陈建斌跑前跑后,照顾老人细致又贴心,蒋勤勤感觉陈建斌是可以托付的人。

蒋勤勤也受过情伤,又是典型的传统女性,她曾对陈建斌说:“我需要的不只是激情的恋人,而是一个能和我结婚生子的男人”。陈建斌大声回答:“我可以”。

不过,婚后的蒋勤勤,也是很要求有浪漫的。

再说吴越。

当初接到分手信的吴越,自然是痛苦了好一阵子。不过,她也没有大吵大闹,或是把陈建斌撕个没完没了。毕竟她是个有涵养的女子。

2007年,二人分手一年多了,吴越第一次面对媒体,说:“现在一些媒体一提到我,就将我定位成陈建斌的‘前女友’,其实我已经走出来了。我没别人想的坚强,但也没别人想的那么脆弱”。

后来吴越接到一部戏,叫《守望爱情》。开始她不想接,朋友鼓励她,让她接,“拍这部戏的两个月,是我做演员的一个痛苦经历,因为主人公一直处于声嘶力竭、歇斯底里的状态”。

不过,面对记者问吴越,你是否不相信爱情,吴越说:“一个演员如果不相信爱情是没有办法演戏的”。

相对来说,陈建斌提及吴越,总是赞美有加:“如果女人是男人的学校的话,那吴越是我的好学校,我跟她在一起时,学到了很多东西。”

再见就再见吧,姐一个人专注事业去了,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如今16年过去,没有听说吴越组建家庭,如今依然单身。

近几年,吴越因出演《我的前半生》中的凌玲,再次翻红。然而这个剧,让她倍受困扰。因为,她在剧中饰演一个让人恨得牙根儿痒的小三儿“凌玲”。

这个角色,是闺蜜海清推荐给她的,一开始吴越很犹豫,也是不想接。后来海清反复劝说,才接了下来。没想到这个戏拍完,对她演技点赞的不少,但也有网友不这么看,一时间,她的微博成了撕逼的战场。

有的网友的话很难听:“长这样也好意思演小三儿,有点自知之明就去演大妈吧。”

“你长得那么丑,嘴巴就像鸭子嘴,说话也说不利索,居然还会演小三,难怪陈建斌当年不要你…”

由于被骂得太凶,吴越愤然关闭了评论区。此时,爸爸吴颐人都看不下去了,但为了开解她,还附上相声大师侯宝林的诗,送给吴越:“演员生涯自风流,生旦净末刻意求。莫道常为座上客,有时也做阶下囚。”

4、

有细心的网友发现,自从《我的前半生》后,吴越的戏约越来越多,两年内接了10部剧。在《清平乐》中饰演太后刘娥,在《小舍得》里,饰演一个女区长,和剧中饰演南俪爸爸的张国立上演对手戏。

《小舍得》,作为一部家庭剧,虽有网友吐槽是在“贩卖焦虑”,但狗血的剧情确实让人欲罢不能。

在娱乐圈,吴越人缘好,随性、低调、高雅,能独守一份清静,被认为是低调而又认真拍戏的好演员。

吴越说话声音不大,但语气坚定,有媒体评论,她非常有主见,主张活出自己,自己认定的事一定坚持到底,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有记者特别写了吴越的一个个性,说:“她在表达一种态度时,很有力量,和她纤细的外形、清秀的外表,反差极大”。

这种性格,真是像极了吴越父亲吴颐人曾创作的一幅有名的书法作品:鹤舞云天。

这些年,的确,吴越穿梭在一个又一个的剧组里,从当年的小姑娘,忙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姐。

她已经49岁了。

拍戏之余,她很会调整自己的生活。

她会在大街上毫无目的闲逛,有时看到别的中年女人,正忙碌着把孩子送完这个补习班再送完那个补习班,忙成狗,她只是淡淡地笑笑,继续散自己的步,过自己的日子。

一个人,有闲又有钱,不香么。

有时心血来潮,吴越喜欢在微博上分享一东西,分享喜欢的音乐、图画,还有看画展和旅游的经历。有些是自己写的,有些是摘抄的。

一个人的日子,也要过成诗。

在2017年的时候,有传闻说吴越已经结婚,但吴越给予了否认,并说自己目前确实是在恋爱,有了男朋友,而且在一起很轻松,很愉快,很和谐,但目前没有结婚打算。而且不会问男方前妻的问题。

但这位男朋友姓什么叫什么,吴越并没有告知。

目前的吴越,仍是没有官宣过恋情,也没官宣过婚姻。

有传闻,说吴越对婚姻基本没有什么强烈的想法,可能是她看得太多、见得太多,再加上自己独特的经历,让她对婚姻有自己独到的见解。

不过,吴越的妈妈似乎比她还看得开。

曾经有媒体给吴越妈妈打电话,说吴越为什么还一个人单着,你不着急么,吴越妈妈霸气回应:“她估计就这样了,反正这个地球上繁衍后代不靠她一个人。”

吴越自称,她几乎不用保养品,平时只是擦擦面霜。而且一点不担心自己会变老。

单身女人的生活,总会引起人的好奇。在保持身材方面,吴越有着女演员该有的自律:“我吃晚饭时,会稍微兜着一点,中饭一定要吃得很饱,因为午饭不吃饱,晚饭一定兜不住。”

关于感情,关于她和陈建斌的感情,她从不主动提及,她对现在的生活满意。她说:“我觉得任何一份感情都是有缺点的。所以,要真正地去看清自己。把自己整理好了,知道什么是你要的,什么是你不要的,那你才会懂得迎接怎样的感情。”

有记者还是抓住不放,问吴越:“你会不会希望有个小孩子呢?”吴越笑了,“当然希望有个小孩,我都快50岁了。”

但是吴越回答完了这个问题之后,就起身了,并补上一句:“我觉得咱们的访谈可以结束了”。

最后想说一说,在现在吴越的心里,婚姻大概不是必须的,所谓“有就有,没有就拉倒”。

这话,透着吴越内心的淡然,也彰显出她内心的强大。

关于婚姻,心理学家武志红曾在《中国式的情与爱》写道: 对很多人来说,结婚的原因只是心里有太多来自原生家庭的“不满足”和对现实利益的“不安全”,于是婚姻成了“父母”,结婚的目的不是给予”,而是“索取”。

“很多人离婚,不是婚姻有错,是‘巨婴’们向婚姻要的东西太多了。很多人的婚姻,看上去是两人养着小孩子,过着小日子,其实是‘假’结婚,彼此支持慢慢变少,赞赏和亲密更是日渐式微, 那些对婚姻的失望,其实是对自己的失望”。

要不要结婚,我想肯定是因人而异的,但爱是必须的,任何时候,人都要有爱,爱自己、爱他人、爱这个世界。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