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锦江个人资料(真实的徐锦江)

美客网

2019年,58岁的徐锦江与儿子出现在湖南卫视一档真人秀节目《一路成年》。

当这个1米85的粗豪汉子,挺着满脸络腮胡,对着镜头羞答答轻声说出自己出生在黑龙江,儿时的昵称叫小绵羊时,

荧屏前的观众先是意外,然后是笑到喷饭:

原来你是这样的徐锦江,实在太颠覆认知了!很抱歉,竟然误会了你很多年。

01 从画家到风月片一哥

在很多观众的认知里,徐锦江一直被当成香港人。

因为从他走进大众视线开始,身上不但一直贴着香港演员的标签,还操着一口标准的港台腔。

其实,徐锦江曾经在许多节目上提到过自己是东北人,比如河北卫视的《明星同乐会》。

1961年徐锦江出生于黑龙江牡丹江市一个医学世家,爷爷、父母、姑姑、叔叔,甚至连他这一代的堂妹都是医生。

像所有中国家庭一样,父母也希望徐锦江能子承父业,进入家族圈,读医科,进医院,未来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外表看起来比较沉闷的徐锦江,其实很感性,骨子里有着连自己都意识不到的浪漫,一点也不喜欢需要死记硬背的医科,更害怕漫长而枯燥的医学生活。

徐锦江打算学画画,在他仅有的认知里,感觉学画画轻松惬意,可以打着写生的幌子,到处走到处看,去尽情感受大自然。

开明的父亲将徐锦江领到了自己的朋友关山月面前,徐锦江因此进入广州美院学习,成为关山月的关门弟子。

关山月可不是普通的画画老师,而是中国岭南派著名国画大师,北京人民大会堂墙上挂着的那副《江山如此多娇》,就是他与另一名中国著名画家傅抱石合作完成。

80年代,正值关山月绘画造诣巅峰时期,作为关山月的关门弟子,如果徐锦江老老实实在绘画这条路上坚持下去,名师指导,加上自己的天赋,假以时日,成为一代国画大家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世事如棋。

当时的香港借着内地改革开放的东风,经济迅猛发展,电影业更是进入揽钱模式。

而此时的艺术就像画在墙上的大饼,中看不中用。

毕业后的徐锦江坚持了一段时间绘画后,甚至在香港举办过一个小型的私人画展,但画作鲜少人问津,终究敌不过生活压力与高收入的诱惑。

1981年,徐锦江进入香港无线第10期电视艺员培训班,与刘德华、梁家辉成了同学,期望能藉此进入影视圈,获得一份来钱快的工作。

然而,一夜成名的神话并不没有在徐锦江身上上演,一头扎进演艺圈的徐锦江,连擅长的美术指导都拿不到,更遑论做主角。

为了生活,他不得不兼职做模特,去夜总会驻唱,心灰意冷时也曾拾起过画笔。

但一切都是徒劳,兜兜转转6年时间,徐锦江仍一事无成,经常连温饱都成问题。

人们常说,能成功的人都是因为坚持到了最后,因为,大多数失败者都是在离胜利一步之遥时止步。

用这句话形容徐锦江当年的际遇一点都不为过。

1987年,陷入绝望,已经打算放弃的徐锦江决定出走美国,投靠外祖父。

在离开香港前,徐锦江与朋友约在香格里拉酒店吃散伙饭,偶遇了当时香港电影圈的风云人物,麦当雄与麦当杰两兄弟。

对方被徐锦江的外貌气质打动,问他愿不愿意演戏,舍不舍得剪掉自己的长头发。

当时长发飘飘的徐锦江,并没有把两兄弟的话当回事,谁知正是这次邂逅,让徐锦江的人生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几天后,徐锦江收到麦当雄的电话,邀请他去嘉禾公司试镜,参加电影《省港骑兵2》的拍摄。

电影播出后大火,徐锦江算是在香港演艺圈站住了脚跟。

上世纪90年代,风月片席卷香港影视圈,徐锦江的好身材与看起来凶巴巴的面相,让他成为此类影片的大热人选。

没想到,第一次拍脱戏,就遭到家人的剧烈反对。

因为电影宣传火爆,不明真相的徐妈妈曾带着亲戚朋友去电影为儿子站台,

原以为儿子会在大银幕上表现经常,谁知看到的却是儿子全裸的风月戏。

这样家里人非常不理解,放着受人尊敬的医生不做,却去拍这种有伤风化,毫无尊严的电影。

妹妹也因为害怕朋友笑话,很长时间不理他,尽量与他保持距离。

这让徐锦江痛苦万分,他觉得自己就是拍了个电影,又没有真做什么,这只是一种艺术表现形式,就如电影拍杀人镜头一样,难道会真的去杀人。

虽然得不到家里人理解,徐锦江也曾多次在采访中为此崩溃到痛哭,但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继续做风月片一哥。

从《玉蒲团》系列开始,徐锦江先后搭档叶子楣、邱淑贞、叶玉卿、翁虹、陈雅伦、李丽珍、陈宝莲、陈妙瑛、钟淑慧、舒淇等多位当时香港炙手可热的女星,一部部演下来,很快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与周润发、成龙、张国荣比肩,并称香港四大类电影天王,两次荣获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提名奖,成为香港风月片教父。

此时的徐锦江不但声名如日中天,金钱于他更只是数字,挥金如土成了徐锦江生活中的日常。

与周润发拍《监狱风云》时,因为周润发赞扬了一句:你的车好靓,二话不说便将车送给周润发。

如果拍戏时离片场稍远,比如从香港到澳门,便直接搭乘直升飞机来回。

买房就像买菜,每到一地拍外景,别人随口一句这里的风景好,便立马掏钱。

有一次拍完戏天正好下雨,又遇到堵车,一时打不到车的徐锦江,竟然随手买了一辆车,上了个临时牌照便开回了家。

更豪横的是,一次从片场回家的路上遇到堵车,他竟然直接将车扔下,自己步行回了家,然后便把这档子事忘在了脑后,

直到警察打电话询问他的车是不是被偷了,才想起自己的车还扔在路上。

如果徐锦江不贪心,这样豪横的日子会一直继续。

但人心不足,为了拥有更多的金钱财富,徐锦江不但将全部身家投入股市,还从银行贷款购买股票。

彼时的徐锦江哪有一点小绵羊的温顺胆怯,有的只是年少成名的不知天高地厚。

没关系,生活很快会让他知道:贪心埋下的雷,总有爆的一天,只是不知道明天与意外,哪个先来而已。

出乎意料,先来的竟然是爱情。

02 见过三面就领证的婚姻

虽然徐锦江一直与各种女明星演绎情情爱爱,现实中谈的恋爱并不多,直到30多岁仍孑然一身。

随着声名日盛,此时的徐锦江在影视角色选择上有了更多话语权。

他渐渐脱离了风月片,将当初脱下的衣服又一件件穿了回去,只是囿于长相原因,承接的角色大部分是穷凶极恶的大反派。

《鹿鼎记》里的鳌拜,《九品芝麻官》中的豹子头,还有《倚天屠龙记》中的金毛狮王谢逊,个个凶神恶煞,因此总给人以错觉:徐锦江除过风流便是奸恶。

1994年,徐锦江到云南拍戏,杀青后徐锦江与剧组人员在酒店咖啡厅等待去机场时,有一女队伍从窗前经过。

徐锦江偶然看到队伍中的某一人,突然心动:“我要结婚了”。

他迅速跑到女孩面前:“我要和你结婚”。

这可是上世纪90年代,大陆虽然开放了许多,但人们对于爱情依然还停留在拘谨的委婉表达阶段,像徐锦江这样简单粗暴的表白,基本上不是被当做神经病就是被当做流氓无赖。

果然,女孩一句“神经病”甩给徐锦江后,便随着女伴走远。

徐锦江的确很徐锦江,表面强势豪横,其实内心很拘谨羞涩,他以为两人到此便没有以后。谁知老天爷早已牵好了红线。

大约半年后,女孩退役去北京玩,两人竟然在八一厂徐锦江拍戏的现场再次相遇。

从威亚上下来的徐锦江,给这个叫殷祝平的女孩撂下了一句话:一个礼拜后,在第一次遇见的同样时间同样地点等我。

一个礼拜后,当殷祝平来到两人第一次相遇的酒店门口,早已等在那里的徐锦江,拿出了自己办好的一套结婚手续交给殷祝平。

那可不是一般的手续,需要28个律师出具证明,证明徐锦江是单身方才能与内地的殷祝平结婚。

就这样,殷祝平在家人发懵的眼神中,仿佛被施了蛊,拿上户口本便与徐锦江领了结婚证。

只见了三次面,说了不超过十句话,便携手走进婚姻的两人,此后不离不弃20多年,他们的爱情真正诠释了什么是一见钟情。

婚后两人生有一子,生活十分幸福圆满,但他不知道的是一场危机即将将他的幸福生活彻底打翻。

03 暴雷

1996年,因在《色情男女》中的出色表演,徐锦江喜提第16界香港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提名。

此时的徐锦江可谓爱情甜蜜,事业顺遂,前景一片光明,只是,那颗早先埋下的雷已经被点着了引信。

1997年的一天,徐锦江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车库里的汽车、摩托车突然都不见了踪影,一家人也被赶出了曾经居住的豪宅。

香港金融风暴爆发,徐锦江破产了,成了被拍在沙滩上的鱼。

所有资产都被银行抵债收走,一家人被迫挤进了一间很小的屋子里,最困窘的时候,连5000元钱也拿不出来。

不但要瞒着患有心脏病的母亲,还要维护明星光环,

已经吃不起高档饭店,只能去大排档街边摊用餐的徐锦江,为了不让熟人邻居知道自己的窘境,不敢连续在一个大排档用餐,导致越跑越偏远。

为了省钱,徐锦江学会了所有家庭必备的修理技术,门窗管道全是自己修理,至今家里还备有全套的修理工具。

为了还债,徐锦江在很短时间里,拍了三十多部电影,最多的时候,一年内就拍了13部,常常累到开着车打瞌睡,但这并不是徐锦江的至暗时刻。

同一年,徐锦江拍了一本个人全裸写真集,没想到,遭到媒体口诛笔伐,被推上风口浪尖,家人再次被波及。

债务缠身,高压工作,舆论推波助澜,身心俱疲的徐锦江,终于在多重打击下,心力交瘁,罹患严重抑郁症。

晚上整夜整夜睡不着,性格变得异常暴躁,动不动便发脾气与人争吵,经常会突然间泪流满面。

他非常抵触拍电影,害怕听到剧组的通告电话,害怕看到来接自己去拍戏的车。

有天晚上,殷祝平半夜醒来,发现徐锦江关掉了空调,穿好了衣服,站在敞开的窗户前幽幽地说:“我觉得哥哥走的时候很美”。

殷祝平的睡意一下子被吓醒了:丈夫这是要步哥哥张国荣的后尘啊。

幸亏妻子对他不离不弃,当时还在台湾陪着徐锦江拍戏上节目的殷祝平,听朋友劝起了个大早,准备陪着徐锦江躲过媒体,悄悄去看医生。

谁知阴差阳错,正碰上贾静雯在同一个医院待产,医院附近全是长枪短炮,两人被抓个正着,又陷入舆论的狂风暴雨。

为了让徐锦江安心接受治疗,两人回到了北京,接受医生的建议,淡出演艺圈,尽量走出家门,去接触人群。

徐锦江又重新拿起了画笔,环铁艺术区工作室为他提供了一个专门画室。

老师关山月给了徐锦江很大支持,他亲自提笔,为徐锦江的写真集题名《形神集》,有了大师加持,徐锦江才彻底摆脱了舆论狂暴,在妻子的陪伴下,渐渐回归到正常生活。

04 真实的徐锦江到底是啥样

挺过了剧变,如今的徐锦江,抑郁症早已痊愈,生活又恢复曾经的温馨适意,选择了再出发搞事业。

画画已经成为其事业之一,2015年,徐锦江在北京美术时代馆举办了自己的个人专场艺术展《徐徐丹青似锦江》,还在贵州有了自己的艺术馆。

重新回归到演艺行列,继2016年搭档黄小蕾在综艺节目《跨界喜剧王》中露面,

2019年,又携手儿子参加了真人秀综艺《一路成年》,并参演了电影《倚天屠龙》系列,依旧演绎大恶人。

《一路成年》中的徐锦江,成了观众的表情包,儿子的大宝贝,但在现实中,他依旧是掏心掏肺的暖男一枚。

为了照顾得了帕金森病的母亲,他不但接母亲来家里和自己一起住,

甚至在拍戏时也将母亲带在身边,每天不论拍完戏多早多晚,都会亲自给母亲洗脚,陪母亲聊天。

家里所有的钱都交由妻子掌握,所有的房产都在妻子名下,当公证处人员善意提醒徐锦江应该写上自己的名字时,徐锦江一笑置之。

经过20多年的相濡以沫,妻子早已是可以彼此交付后背的人,

在徐锦江家里,所有的手机都没有密码,可以随时互相翻看,他们有绝对的彼此信任底气。

在一次采访中徐锦江对妻子说:“下辈子我还选你”,妻子回应:“下辈子我还在老地方等你”。

曾以为是很黄很暴力的大恶人,没想到是浪漫专情又温柔的大暖男;

曾以为很MAN很有男友力,没想到是个动不动就落泪,很依赖家人的小公举;

曾以为是地地道道的香港人,没想到竟然是如假包换的东北大汉。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