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茵的个人资料(《两个人的世界》朱茵老师最优秀)

美客网

电视剧《两个人的世界》正在东方卫视热播。我对这部电视剧,已经写了剧评文章,认为其有着非常质朴的烟火气,并未剧情十分温暖,很类似《装台》,在生活的不容易当中,能够让大家一起坚守人性的良善。这样的作品,其实是很烧演技的。一旦遇到演技水平略差的演员,就容易把整个角色拉胯掉。

在《两个人的世界》当中,郭京飞和王珞丹两位主演,都非常成熟地完成了角色任务。而且,两位演员也都赋予了角色更多的属于自身演技层面上的生活气。尤其是郭京飞这个角色,让人愿意相信他就是一个真实的正在上海打拼的小伙子。该剧男女主角层面上的成功,有不少的力量支持,都是来自男女主演成熟的表演方式。不过,目前为止,我觉得朱茵饰演的嬢嬢,是最出彩的。

文学文本当中的优秀角色,讲求性格的立体和多面。尤其是角色在负面性格展示的过程当中,那种自带的真实感,甚至于要远远强于正面性格展示的内容。电视剧文本创作当中,不太敢用文学文本当中的人性复杂论的创作意识。为什么呢?因为一旦这么用,较为低层次的观众就容易看不懂了。“较为低层次”是一句可能让部分观众不舒服的话语。但是,没办法,必须要承认这个批次观众的存在,乃至于大量存在。

因为这种“大量的存在”,所以在电视剧剧本创作的时候,更容易把角色人物脸谱化,从而让这个批次的观众觉得熟悉。不然,就会在这个批次的观众当中产生负面的声音了。这也便是电视剧为什么走来走去,就出现了各种类型剧,各种脸谱剧。就是角色教条而固定造成的,是向低层次审美的观众妥协造成的。很多电视剧在男女主角的设计上,愿意照顾这个批次的观众,而在配角的设计上,愿意展示一下自己的水平。

《两个人的世界》这部电视剧,从剧本角度讲,能够看出编剧对于普通观众的照顾,也能看出编剧对于自身水平要进行有效展示的野心。剧组当中,嬢嬢这个角色,是真正要求性格立体、层次分明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对于审美层次较低的观众来讲,可能是不认同的角色,或者是认为其是反派角色的。但是,一旦我们认真品味这个角色,便会发现,优质剧作的好处便是,能够塑造这样的多面、立体的角色,尤其敢于触碰角色在现实维度上的情感与行为需求。

已经播出的剧情内容当中,弄堂里边的房子,其实是好婆的。而嬢嬢,是好婆的女儿。好婆的儿子,曾经是知情,在乡下和女主的母亲结婚,并且有了女主这个女儿。因此,弄堂里边的这个漏雨的房子,到底应该谁住,不应该谁住,其实是说不清楚的。嬢嬢和好婆一直生活在一起,当然应该嬢嬢和嬢嬢的儿子享受优秀居住权。而女主作为好婆的亲孙女,当然也有居住的权力。

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之下,就暴露了人性当中善良的一面,和并不太善良的内容了。这种戏剧冲突之下,是最容易塑造角色的。《两个人的世界》因此,在嬢嬢这个角色的塑造上,也是最为成功的。首先,这个嬢嬢是善良的,能够容得下女主的。因此,当女主初次来到上海之后,嬢嬢把儿子的房间腾挪了一下,拉起了窗帘,让女主分享这个房间。

当女主早出晚归,影响到嬢嬢的儿子学习的时候,嬢嬢则开始偏向于儿子一方,提出每月资助女主三百元,希望女主能够搬出去住。但是,最终女主没有同意。这个状态之下的嬢嬢,其实是有着人性复杂的。良善的一面,她知道,女主有居住的权力。感性维护自己的一面,她也清楚,儿子已经成年了,且马上要参加高考,这种和姐姐一起住,断然是不可行的。

在住房问题上,再次的爆发,则是嬢嬢的儿子高考失利。这位嬢嬢认为,应该让女主搬出去住了。继而,已经播出的剧情内容当中,出现了一场较为密集的冲突戏份。嬢嬢希望女主搬出去住,并且告知了理由。好婆则反对这种做法。弟弟表示支持姐姐。嬢嬢坚持自己的想法,希望女主不要继续影响弟弟的学习。女主最终也通情达理,同意出去居住。整个冲突戏份当中,嬢嬢扮演坏人的角色。

但仔细分析这个角色,她并非真正的坏人,而是被狭窄的居住环境给逼迫出来的。这其实便是我们在生产、生活资料匮乏的状态当中所可能面对的一种人性窘境。我个人之所以喜欢朱茵老师的表演呈现方式,主要原因就在于,朱茵老师的表演,让坏的内容,显得不是那么坏,让善的内容,能够与坏的内容同时存在。这是一种非常温暖的无奈感。我们很多人,处于相同的境地当中,可能会“更坏”。朱茵老师拿捏出了一个适合剧作本身的表演尺度。(文/马庆云)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