戈尔巴乔夫(戈尔巴乔夫的性格缺陷)

美客网

根据塔斯社消息,当地时间8月30日,苏联最后一任苏共总书记、苏联第一任和最后一任总统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莫斯科去世,享年91岁,而苏联解体的几个始作俑者、别洛韦日森林密谋的三人团叶利钦、舒什凯维奇、克拉夫丘克,已经分别在2007年、2022年5月4日和5月10日去世,不知道这四位苏联末期的政治巨头到了地狱里边会面的时候,会迸发出怎样的火花。

作为苏联解体最大的责任人,你说苏联解体全赖戈尔巴乔夫,那就无视了苏联末期存在的一系列问题,但是你说苏联解体不赖戈尔巴乔夫,或者跟着西方的口径说戈尔巴乔夫是一个伟人云云,那就是脑子彻底瓦特了。

说苏联解体全赖戈尔巴乔夫,那就是没有意识到苏联末期的问题已经到了多严重的地步,在经过70年代苏勋宗靠卖石油,卖木材卖出来的虚假繁荣后,80年代苏联在搞了一个轰轰烈烈的西方-81军演后,已经是由盛转衰,问题集中暴露了:在经济上,苏联过于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体系脆弱无比,尤其是在石油危机后,苏联政府经济收入一落千丈,不得不靠举债度日,而这种举债度日本质上是不可持续的;在技术上,苏联迟迟无法参透第三次科技革命的技术内核,产业升级裹足不前,被以美日为首的西方国家远远抛在后面,家电产业、汽车产业、电子信息产业和航空产业困难重重;在社会生活上,苏联国内无论是政治生活还是文化生活都死气沉沉,完全丧失了一切活力,人民的自主性极大丧失,被官方的“官主性”取代,社会活力的丧失进一步恶化了苏联的经济和科技活力。

这还不算,当时由于苏联贸然开启阿富汗战争,十几万大军在阿富汗的崇山峻岭里对付连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要对付的敌人,还极大地动摇了原有的社会意识形态叙事。原本苏联的意识形态叙事,是共产主义叙事,四海之内皆兄弟嘛,结果苏联军人跑到阿富汗一看,却发现阿富汗的无产阶级们不怎么买他们的账,反而跟着国内的地主老财一个个打苏联人,这意识形态自然就崩塌了。

共产主义意识形态这边崩着,那边苏联又把民族主义给放了出来,这下天下大乱了,你放出民族主义就别指望民族主义会沿着你需要的路径前进——要知道苏联可是一个有200多个大小民族的多民族国家,民族主义出笼后瞬间变成了各民族自己的民族主义,比如大俄罗斯民族主义、乌克兰民族主义、车臣民族主义、格鲁吉亚民族主义,什么俄罗斯的新白军、乌克兰的新纳粹班德拉分子,都是那时候冒头的。而民族主义再夹杂上前边苏联糟糕的经济状况,会产生一个什么问题,每个民族都认为,自己的民族过得不好,是因为其它民族的错,只要把其它民族肉体消灭,或者人滚地留,或者干脆分家,我们自己的日子就能好起来,这会带来什么问题,没错,分裂主义。

戈尔巴乔夫接手的,就是这样一个烂摊子,这么大的烂摊子,别说戈尔巴乔夫能不能搞定,你就是把苏穗宗或者苏勋宗再从棺材里请出来,这俩的第一反应估计也是第一时间躺回棺材里,说你们另请高明吧,因此苏联解体也不能全赖戈尔巴乔夫。但是戈尔巴乔夫的问题也是非常突出的,你说它是苏联的崇祯帝也不为过。崇祯帝有啥缺陷,两个点,一是行为急躁,好大喜功,十年平的辽他三年就想平;二是啥权都想抓,但啥责任都不想担,从崇祯皇帝杀兵部尚书陈新甲就能看出来。

戈尔巴乔夫的问题是一模一样的,一是行为急躁,苏联末期那么多的问题,正应该拿出治大国如烹小鲜的架势慢慢调养,最起码的你得维持住现有的场子不坍台。这不隔壁就有一个改革很成功的中国给你打底子,越南就是跟在中国后边学,最终走出了地雷区也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戈尔巴乔夫连这都不知道学,上来一顿操作猛如虎,结果原有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还扩大了,最终一拍两散鸡蛋黄了;

二是啥权都想抓啥责不想担,咱不说别的就说维尔纽斯电视台事件和格鲁吉亚事件,两者都是苏联军队镇压分裂分子的行动,戈尔巴乔夫在事前扭扭捏捏,真到了苏军进场之后小脸一绷自己不承认了,说白了就是太爱惜羽毛,搞了几次之后苏军也明白过来了,你自己装好人,把我们推出去当恶人,那不好意思爷不陪你玩了,苏联解体的时候苏军一句话没有,几百万军队打了铺盖就分家了。

同时,戈尔巴乔夫的问题还不止这些,这人是个典型的见小利而忘命的家伙,别的不说就看苏联解体之后老戈干了些啥,去给必胜客做广告,去给LV做广告,客串尼古拉斯凯奇的电影《战争之王》在里边扮演自己宣布苏联解体,说句难听的,这就跟汉献帝在邙山开个农家乐,对游客上演自己禅让的历史场景一样可笑而无聊。而戈尔巴乔夫人就乐此不疲,更不用说在苏联解体之前叶利钦跟他讨论苏联的命运,他跟叶利钦讨论退休金和房车的问题,活脱脱就是一个小丑弄臣的形象,苏联最后一个领导人居然是这种德行,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

至于苏联解体导致了什么异常严重的后果,那真是四个字:罄竹难书,毕竟,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看,苏联的瞬间崩解虽然让我们解除了来自北方的威胁,但更重要的是让原本比较稳固的美苏均势、中国作为胜负手的地缘格局瞬间失衡:原本这个世界是美苏两个国家互相撕扯,我们在中间处于美苏拉拢的地位,只要我们站谁的一边,谁就能占据优势,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地位是非常超然非常舒服的,甚至比现在印度的地位还要舒服,毕竟相比印度,我们是实打实的有工业能力和自主权的。

结果苏联一解体,我们对美国来说就没啥用了。没用还不够,我们被美国摆在了主要敌人(或者就是一个顺势拿下的威胁)位置上,如果不是美国在所谓的“反恐战争”上浪费了二十来年,我们的地缘政治局势会糜烂到难以想象的地步,内外矛盾会被美国提前引爆,到时候我们的下场怕是比苏联还要惨。

更加严重的是,苏联解体,其实应当被视为社会主义阵营的一次“全面战败”,我们都知道二战的失败让德国和日本这俩国家变成了非正常国家,而冷战的战败,让社会主义国家也经历了一次同样的溃败,这种战败导致西方主流意识形态、主流思维方式、甚至主流生活方式在全世界范围内占据了极大的主导地位,配合西方一时风头无两的物质生活和消费能力,让一切社会主义和前社会主义国家发生了巨大的社会重塑,原有的思想和意识形态基础甚至不复存在,大量怀疑自身、解构自身、毁灭自身的思潮大行其道,直接导致了非西方国家在诸多领域的弱势地位,我们现在看到的诸多横行霸道的逆向民族主义、精日思潮、资本家胡作非为,其实都可以追溯到苏联解体的影响中去,苏联解体是实实在在地让我们每个人都蒙受了损失。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