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亚文(昔日的荷尔蒙男神朱亚文)

美客网

他用自己炙热的灵魂和冷峻的行事方式,去面对职场里所有的人情关系和事业关系,是一个典型的外刚内柔的人。”

这是演员朱亚文对《简言的夏冬》中他所饰演的夏冬的评价。

都说戏如人生,人生如戏:

生活中的朱亚文其实也如剧中一样——内外反差很大,野性不羁的外表下,跳动着一颗温柔细腻的心。

近些年来,只要一提到“性感、荷尔蒙、硬汉”等标签,大众都会第一时间想起朱亚文,但这既是夸赞,也是刻板印象。

细数朱亚文带给我们的荧幕形象,你会发现,他是那样的丰富多元:

《闯关东》中倔强认死理儿的朱传武,是他;

《红高粱》中匪气十足的痞子余占鳌,是他;

《长津湖》中刚柔并济的指导员梅生,也是他。

除了亮眼的演绎成就,朱亚文在综艺方面的表现也可圈可点:

《奔跑吧》中,他是力量与智慧的担当,《声临其境》中,他凭实力加冕冠军……

出道20年,不管是贯穿全剧的男主角,还是只有一帧镜头的小配角,朱亚文都会全力以赴,力求完美。

走过无数黑夜,洒下无数血泪,朱亚文终于从籍籍无名的小演员,跃升为备受喜爱的实力男演员。

正如他自己所说:“我相信所有光阴岁月的味道,它使我变得越来越醇厚。”

纷繁复杂的娱乐圈,有人历经巅峰而后落寞退场,有人一直不温不火,而朱亚文却久经时间的磨砺,依然闪耀。

走近他的人生,我们会发现:

所有的光环背后,都不是天赋和运气,而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专注与靠谱。

1.将经历视作成长,不惧尝试新领域

朱亚文出生于一个高知家庭,父亲是检察官,母亲是教师。

这样根正苗红的家庭,对小孩的培养尤为重视。可偏偏,幼时的朱亚文动如脱兔,很少能静下心来学习。

上树掏鸟蛋、下河摸鱼虾,是朱亚文的最爱。上小学后,课余时间减少了,朱亚文又迷上了看电视。

他最痴迷的是文艺类节目,为了极大地满足自己这个爱好,他经常和母亲斗智斗勇:

边看电视,边拿风扇给电视机降温。

看完后,他还会卖乖地模仿剧中人物说话,语气和神情都拿捏得非常到位,大人们经常被逗得捧腹大笑。

家人也因此察觉到了朱亚文在语言方面的天赋,便给他找了位声乐老师。

在老师的培养下,朱亚文的文艺才华开始显露,他曾为父亲写下一首诗:

儿时骄纵在父亲的双肩,一派驰骋,殊不知那是巍峨的承载。如今展翅,父爱如山,终究,归林栖息。

虽只有短短几句,但也足以窥见朱亚文的文化底蕴。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会往文艺方面发展时,他却转头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

尽管对声乐已经驾车就熟,但那始终不是朱亚文心中所想。所以放弃了,他也丝毫不觉得可惜。

在他的人生信条里,只有敢于尝试,才能挖掘生命更多的可能性。

这对于我们,何尝不是一种生命的启示呢?

人生有许多岔路口,有的布满荆棘却通往灯火通明,有的沿途便是风光旖旎。

无论怎么选,只要是心中所爱,那便无憾。只要全力以赴,都会是最好的结果。

2.将事情做到极致,无畏世俗标准

从北电毕业后,朱亚文便开始了他的演艺生涯。

虽然没名气、没背景,但朱亚文却从不妄自菲薄。

为了给自己寻找机会,他每天都穿梭于蓟门饭店、北影厂等地,不断地跑组试戏,然后回家苦等通知。

上天不会辜负任何一个逐梦者。

在朱亚文的自我推销下,他先后受邀出演了《乡里乡亲》、《高地》等影视剧。这些剧虽没能让他大红大紫,但却为他积累了不少经验和人脉。

2008年,朱亚文终于等来了生命中第一个重要的角色——《闯关东》的朱传武。

也是在这部戏中,朱亚文将身上爱“较真儿”的特质展现到了极致。

有一幕戏是:

零下39度的天气,朱亚文光膀子躺在冷炕上,其余人在他身上搓雪,拍了好几条导演都不满意。

朱亚文自己也觉得缺乏真实感,便提议——去室外装几筐雪,直接往他身上倒。

那场戏下来后,朱亚文直接被冻僵了,缓了好几天才恢复正常。

本以为有了这次教训,朱亚文会悠着些,没想到在拍马戏时,朱亚文又“轴”了起来,为了体现人物的放荡不羁,他连马鞍都不带。

导演在监视器前直冒冷汗:“亚文真是个好演员,据我所知,只有常年骑马的人才敢不带马鞍呐。”

对每个角色做到极致的投入,是朱亚文一直以来的追求。

在拍摄《红高粱》时,有一个场景是余占鳌将九儿扛到高粱地里。

剧本上并没有指定扛的方式,但朱亚文为了体现余占鳌的血性,却选择单手将九儿抱起来。

这场戏拍完后,朱亚文才意识到他的胳膊扭伤了。

……

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

对于每个角色,朱亚文都用极致的敬业,将其塑造成了经典。

入行近20年,还能始终保持这份赤忱,和朱亚文对演员身份的敬畏心,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因为这份敬畏,他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从不为逢迎市场而糊弄观众。

在《我和我的经纪人》中,老板杨天真对他的职业规划提出质疑,并希望他能融入大流,给自己树立一些鲜明的人设。

朱亚文立即反问:“难道说演员,就是为了圈粉吗?”

入圈多年,行业风向一直在变,观众喜好也一直在变,但朱亚文却始终初心不改,坚持着自己的标准,从不向世俗低头。

他主演的《大明风华》播出后,许多网友恶意嘲讽他:

“这也太油腻了吧!”

“好好一个皇子,却被演得厂里厂气……”

换作旁人,早就开始找公关团队控评了,朱亚文却说:

“今天人家说我油腻,明天可能有人说我寡淡,就看你愿意信哪一种了,这不是我能左右得了的。”

言语间尽显一个演员的职业修养——只管做好分内事,两耳不听戏外言。

这种心无旁骛的状态,不仅让他更能专注角色,也让他的表演多了几分动人的纯粹感。

漫画大师蔡志忠曾说:

“选择自己喜欢的事,把它做到极致,才是人生最大的快乐。”

诚然,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样——选择了一份职业,便应该专心其中,做到极致。

如此,便能无惧世俗标准的,在混沌中闯出一片自己的天,摘取属于自己的星辰。

3.将宠妻进行到底,择一人终一生

谁能想到,荧幕上铁血刚毅的朱亚文,在生活中却是柔情无限。

他与妻子沈佳妮虽结婚十年,但却没有成为怨偶,也不曾因岁月流逝而变得平味寡淡,反而一直如神仙美眷般情浓。

两人相识是因为拍戏,相知相爱是缘于偶然,朱亚文的靠谱专一,则让这段爱情,走向了相守的必然。

两人相识于《爱在苍茫大地》剧组,除了工作关系,两人并无过多交流。

朱亚文生性外向,一空下来便和同组演员聊天,沈佳妮比较喜静,经常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读剧本。

谁也没想到两个反差这么大的人,最后居然走到了一起。

一次拍摄期间剧组遇上了大降温,朱亚文不幸感冒了,去医院后开回来好几种药,每次要吃十几粒。

拿药时,朱亚文不小心把药洒了一地。一旁的沈佳妮看了,便帮着一块儿捡。随后沈佳妮把随身携带的小药盒给了朱亚文,并给药盒一一贴上了标签。

只这一个微小的举动,便让硬汉朱亚文从此打开了心扉。

3年后,两人如约步入了婚姻的殿堂,婚礼上,朱亚文说:

“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认识了沈佳妮,最正确的事就是娶了沈佳妮。”

都说婚姻是消耗品,但朱亚文却是个例外,他用始终如一的爱,将婚姻铸造成了温暖的巢穴。

一次,正在拍戏的朱亚文,接到妻子电话:“我怀孕了,要还是不要呢?”

电话另一头传来声音:“肯定要,我一定会是个好爸爸。”

有了女儿后,朱亚文推掉了许多工作,为了让妻子多休息,他更是主动揽下了喂奶、哄睡、换尿布等活计。

后来,为了在工作时能顾上家庭,朱亚文便置了一辆房车,一收工,便跑回车内,与妻女泡在一起。

换做常人,有了女儿后,便会将更多的爱倾注在孩子,忽略妻子。但朱亚文却并未厚此薄彼,在做好爸爸的同时,更是令人称羡的好丈夫。

在《奔跑吧》节目中,朱亚文当着众人的面,表白妻子说:

“人生再来一次选择的机会的话,我还是愿意和沈佳妮走余生一程。”

在《心动的信号》中 ,朱亚文更是甜腻说道:“我喜欢我太太素颜,这样我就能用力地亲她。”

虽然明晃晃地宠妻,但却从不立人设炒作,他的所有举动皆是出自真心,因此并不让人觉得油腻虚假。

对内,他数十年如一日地专情,对外,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深情。

在采访中,被问及是否觉得结婚太早,他立刻回怼:“我还后悔跟我老婆结婚晚了,我应该早两年娶她的。”

一句话既表达了立场,也彰显了两人的情比金坚。

杨澜说:

“好的婚姻,不止有爱,更有不离不弃的默契, 肝胆相照的义气和刻骨铭心的恩情。”

朱亚文对沈佳妮爱护有加,沈佳妮也甘愿为朱亚文付出一切。

她也曾是风光无限的明星,但为了朱亚文的事业,却甘愿退居家庭,做他的后盾,为他托举。

她曾对朱亚文说:

“你尽管狂奔,我就在一旁静静看你跑步的姿势,我时刻为你注目,但我不会去影响你奔跑的方向。有一天你真的累的时候,你就停下来。”

多少人在烟火人间的日常里,渐渐失去了对彼此的耐心,消解了对彼此的爱意?

都说,最难得的不是心意相通的爱情,而是耐得住平凡与琐碎,经得住风雨和考验的相守。

真正的爱,是绝不借婚姻之名,躲避生活的刁难。而是我甘用一双羽翼,护你一世周全,你凭一腔真心,换我永生相随。

喜欢这样一句话:

“不管你是才高八斗,还是艳冠群芳,令你走得长远且稳固的,永远是你靠谱的人品、敬业的精神。

因为才华也好,颜值也罢,都不足以让人对你尊重,但靠谱敬业却可以。”

尽管朱亚文不复往日盛名,不似从前光鲜,但我们却有理由相信——兢兢业业、踏踏实实的人,虽不能四季芬芳,但却能如松柏般长青。

若把人生比作一本书,如何书写每个篇章,才能无悔一生?

我想就是像朱亚文一样:

对待工作,绝不敷衍,一丝不苟做到极致;对待生活,绝对真诚,一心一意爱一人。

余生,不管岁月如何变迁,愿你我都能以诚待人,用心生活!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