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奕良这些年的那些破事

美客网

60岁的黄奕良因持刮刀伤员工,今天大年初四起入狱,将吃10个月牢饭。他是面对一项持武器蓄意伤人及一项滋事打架的控状。他被指在2018年12月11日下午在新加坡回教综合大厦的食堂里,手持一把40公分长的刮刀敲打孟加拉籍客工贾西度(35岁)的头部一次,还打了他的腹部两次。之前他不服判刑上诉,今早确定上诉失败,入狱服刑。

黄奕良虽已离开娱乐圈,但他在本地剧起飞的80年代起入行,有20年的时间活跃于荧幕,是许多观众熟悉的男演员。一般人对他的印象,应该是为人直爽、冲动的一面。这些年来,他做过不少“破格的事”,即有别于一般人的行为,经过媒体报道,相信让大家印象深刻,同时也容易招来非议。

说他是个充满争议性的人物,一点也不为过。让我们来看他这些年的那些争议吧。

“不专业”惹陈莉萍拒合作

2003年,黄奕良与同属第六期演员训练班出身的陈莉萍,被新视(新传媒前身)安排合演新剧《大伯公传奇》,却爆出陈莉萍因不想与黄奕良合作而辞演。向来不闹新闻的她告诉媒体,她在《还我半边天》与黄合作得很不愉快。“就如陈安娜(当年女演员)形容的,他在惹火你时,又表现得很无辜,很受委屈的样子,真的受不了他。一拍完《还》之后,我立即向公司表达我的不满,并强烈表示不要再与他合作。

导火线呢?“作为专业演员,大家应投入去演,而他却不是这样的态度,有好几次在演感情对手戏时,他却在那里搞‘鬼’,记得有一次我的情绪上来,正演得很伤心落泪时,他却在那里笑嘻嘻看着我,大大破坏了我的情绪,演戏深受干扰。又有一次,我正全神贯注演戏时,他直盯着我的嘴唇,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影响了我的戏。”陈莉萍觉得过场戏,大家闹着玩玩还可以,但在重要感情戏就不该如此。

黄奕良后来写信给报馆澄清,事件也平息下来,但两位当事人今后没再合作。

上台领奖却指前妻是长颈鹿

2003年,黄奕良在电视台的红星大奖颁奖礼上获颁最佳男配角奖,领奖后致辞:“这是我10年来第一次拿这个奖。我要谢一个人,这个人其实跟我这个奖是没有关系的。她就是十八十九年前跟我一起读训练班的同学,但她的运气却没有我好,她就是我的前妻林梅娇,她把我的女儿教导得很好。”

谁知接下来话锋一转,“前几天我在餐厅见到梅娇,我发现她的脖子很长。她等奖等得脖子都长了……”然后突然指向林梅娇说:“我警告你喔,你不要整天带女儿去动物园,不是你看动物,是动物看你,因为长颈鹿的颈项也没有你这么长!”林梅娇的表情也瞬间从欣慰变成尴尬。

黄奕良下台后受访,说:“我绝对不是挑衅!我只是打个比喻说她等拿奖,等到脖子都长了。我绝对没有贬她的意思。我不可能贬她的!一年才上台拿奖一次,时间那么宝贵,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本是值得庆贺的得奖喜事,却因为“祸从口出”,黄奕良引起观众公愤。他隔天致电报馆,希望媒体代他向前妻致歉,“我本来是一片好意,以为可以帮她说说话,但没想到会引来这样的误会。可能是我的幽默弄巧反拙吧。我的道歉,是真的很有诚意的,如果那番话只是令一两个观众有错觉,那未必是我的问题,但现在观众反应一面倒,就是我本身的毛病,我真的需要反省!”

他又说:“我的奖的经验输给很多人,那天晚上,根本没预料自己会得奖……只怪我上台讲话没有做功课,粗心,用词不当,可能选错场合,选错人物……”他说自己不可能贬低前妻,因为她怕自己达不到业绩,才刚跟他买了一份保险。

再上台领奖要让奖前妻再起争议

2006年,演技优异且得奖运也好的黄奕良,在红星大奖颁奖礼上,再获最佳男配角奖。这回,他领奖致辞时,自爆已再婚生子,还声言要把奖座送给实力坚强却没得奖运的林梅娇。虽然多数人这回觉得黄奕良不善言辞,而非不怀好意,他自己也笑说“如果媒体继续炒作,他就要跳楼了!”但确实仍有不少观众对他更加厌恶。

这次,媒体在采访中,爆出林梅娇为了纾解女儿黄暄婷的压力,不让父女见面,让黄奕良对外哭诉,又惹来更多舆论。

街头叫卖自己的导作

2009年9月,黄奕良被目击在义顺与裕廊一带兜售他导演的处女悬疑伦理片《午夜烟花》光碟。原来,他筹集到100万元,找来郭妃丽、沈琳宸、鹤天赐、陈传之主演的电影,要上院线的假期档却没档期,他不满意其他档期,又为了还几十万元债务,干脆直接制成光碟。他觉得光碟放在录影带店卖,速度较慢,于是雇人组队到本岛各地兜售。

导演上街兜售自己的作品,本地还是首见。黄奕良每天兜售四到八小时,记者问他会否觉得辛酸,他说:“退一步想就不会觉得自己惨。做人要有责任感,吃点苦无所谓,欠钱得还,当然也是再给自己一个机会。”又说感觉像做保险:“我保险都卖了18年,现在还在做,习惯在外头跑。”

因一坨狗屎伤人被罚

2011年5月某晚,黄奕良因一坨狗屎出事。当晚,在大巴窑2巷第122座组屋和多层停车场中间的车道,有个女子在遛狗,黄奕良发现狗儿在路边拉屎,但狗主并未清理,两人发生冲突,惹上官司。黄奕良最终因蓄意致伤女子,当街用手抓住对方脖子还推她一把,导致她跌倒,被罚3000元。

一般人多数自扫门前雪,狗主不管自家狗路边拉屎,旁人看了多半不会理会,黄奕良这回算是急公好义了吧,可是因为情绪管理不佳,又再惹祸上身了。

为“女儿阴影”开直播自我平反

去年9月,黄暄婷在电视访谈节目《权听你说2》中,提到儿时很多不愉快的阴影来自父亲黄奕良,包括曾被父亲打到住院一个星期的往事,引起热议。

黄奕良过后开面簿直播,回应有关事件,喊话“爸爸是很疼你的”,又指自己过去当黑脸,让林梅娇当白脸,女儿不该讲这种让他“撕心裂肺”的话。

一个人到底该不该自曝家丑,成为事件发生以来的热门话题,公众为此课题热烈议论,也把黄奕良、黄暄婷、林梅娇再度推上风口浪尖。

争议从来都不陌生

可以说,争议对黄奕良来说,从来不是陌生的,或者说,是家常便饭。纵观过去那些年的案例,他在大众心目中,大概已经成为“容易惹是生非的人”。平心而论,有些情况,他有无恶意或许值得商榷,只是处理起来,冲动又激动而造成后果一发不可收拾。

就像林梅娇当年谈起前夫的言行,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平静地说:“我就当作笑话看,我没什么感觉,如果能娱乐到观众也不错!”

黄奕良从娱乐版上到新闻版,从舆论中心进到监狱里去,希望他能趁这段时间冷静反省,把“破格”的言行发挥到正面的事情上,相信大家还是会接受他的。

文章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均为美客网原创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