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美客之家—专注于美业的营销裂变拓客小程序平台

注册
找回密码
案例资讯
   发表于 15 天前   

[案例资讯] 时尚易逝,风格永存,找准自己的风格活出真正自我

[复制链接]
匿名

150

主题

156

帖子

637

积分

超级版主

追了一整个夏天的《乘风破浪的姐姐》终于成团,这档以30+姐姐为主题的选秀节目,除了每周奉献精彩的唱跳表演,姐姐们还通过自己的独特个性和时尚品味,在追求“白幼瘦”的普遍社会审美标准里,带起一股“姐系”穿搭的风潮。 从初次亮相时风格各异的服装,到每周以团体为单位的表演服,姐姐们的心态改变也在服装的变化中展示得淋漓尽致。 宁静第一期和最后一期的服装对比,也呈现了她在整个综艺过程中的对比。一开始只想做个单独唱歌的歌手,慢慢的愿意和其他姐姐一起完成组合舞台。
QQ截图20200911153308.png
张雨绮每一期的服装都浓墨重彩,自己的性格和个人特质通过节目展示得非常全面,还圈了不少粉。
一直都走酷酷风格的李斯丹妮,从始至终都并不想服从于“女人味”,哪怕穿婚纱,都要坚持穿裤子
更有黄龄这样古灵精怪的姐姐,拿起剪刀把衣服剪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每位姐姐,都没把所谓的“主流标准”当回事,而是不断尝试新突破。 衣服,对她们来说,并不简简单单只是审美的一部分,也是她们心理的外化,表达她们对待世界的态度,和愿意采用的生活方式。 实际上,不止姐姐们这样,服饰凸显的社会性功能作用于我们每一个人。
服饰的功能转变:实用——审美——社会性 到目前为止,主动穿衣服的生物也就人类而已。那么,人类的服饰是怎么产生的呢? 李泽厚先生的《美的历程》和沈从文先生的《中国服饰史》都说到,原始社会中人类最初用来遮蔽身体的树叶兽皮,只是用来护体避寒。这时候,衣服只有实用功能。
直到人类学会手脚分工、直立行走,并开始使用火烹制食物、取暖,加速了自身智力发展体毛退化,才开始有意识创造衣物,对自己身体进行美化吸引异性的注意。 非洲以及一些原始部落,由于天气炎热,并不需要很厚的兽皮保暖,但他们依旧用树叶遮挡在腰前,这类服饰则主要是为了避免其他人对自己产生性冲动。 也就是说,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服饰开始从实用价值转向为审美功能。 而现代社会,人们在服饰方面可选择的空间就更大了。 约会,面试,参加重要场合,衣服成了我们每一个参与社会活动的人所必须的战袍,尤其在面对我们不熟悉的人时,衣服更成为表达我们自我意识的最重要的物化符号。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从事什么样的事业?我希望别人怎么看待我的职业和生活状况?我希望能够用服饰表达出我怎么样的人生观和生活理念? 服饰越来越多地承载着我们这样的想法和意识,而不仅仅只停留在“为悦己者容”的审美层次。

服饰代表自我定位和认知
张爱玲曾经说过:“对于不会说话的人,衣服是一种语言,随身带着的袖珍戏剧”。 所以她会用大段大段氤氲着江南烟雨或者抽象水墨图案的衣料,做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来装点自己的外在,她笔下的人物,也用服饰来凸显各自的人格特点。 《倾城之恋》的白流苏个性柔媚,常穿一件月白蝉翼纱旗袍,见范柳原的时候是下雨天,外罩一件绿色雨衣,范柳原笑:“你就像一个药瓶,里面装着治我的药。”
QQ截图20200911153523.png
《白玫瑰与红玫瑰》中的“红玫瑰”娇蕊第二天见振保,穿的是曳地长袍,“是最鲜艳的潮湿的绿色,沾着什么就绿了”,这种湿漉漉的感觉,一直伴随着娇蕊。 正如张爱玲说,“我们各自住在各自的衣服里”。 每个人的服饰,都有着人们自我最鲜明的外露,现实生活中,一样可以从服饰看出人们的心理特征。 爱穿白色和浅色的人,会给人以明亮单纯的感觉;而倾向于黑色深色的人,更容易显得严肃认真,所以,职场精英常着黑色西服职业装,显得沉着稳重。 一般来讲,一个人的服饰风格非常混乱时,他对自我的感知也是糊涂的。 刚毕业的小雨就是这样,在追《欢乐颂》的时候,被安迪飒爽风姿所吸引,觉得女人就该穿职业装才能显得精致有型,于是买了好几套西服。
没过多久,公司新来的丽拉身材火辣着装时尚,很受男性欢迎,小雨又觉得做女人还是像丽拉这样活得比较滋润,买了好几套类似的衣裙,想让自己也变得漂亮一些。 这是刚进入社会工作的人,最容易陷入的误区:找不到自己的风格——容易迷茫跟风。看别人穿着好看,自己也就要买,结果东施效颦,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衣服本身是死物,人的气质才是活的。 这种情况一般也代表着他们在工作、生活、人生道路上,都还没有形成自己的定位。 而那些能够早早建立起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人们,在穿衣风格上也能够清晰传递出自己的信念。 所谓的“衣架子”,往往是这个人能将穿在身上的衣服,变成内心状态的一种外化表达形式,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穿衣风格。 一个人对自我的认知越准确,就越能将服饰与自己的状态结合到位,此时产生的和谐之美,往往比单纯的颜值身材更能吸引人。
心理变化影响服饰审美
男人可能无法理解,女人面对着塞满整个衣柜的衣服,感叹“没有衣服穿”的心情。 因为女人们对于服饰的热爱,更多的时候是想让自己能够变得更好,而“前年的衣服,也配不上今年的我”,这不仅仅只是喜新厌旧,更重要的是当一个人的社会阅历和心态发生变化时,对于美的感知又发生了变化。 经济能力许可的女性,往往会定期对衣柜进行清理,每年会更换自己衣柜三分之一以上的衣物。 当然,女性对自己服饰的更新动力,并不完全源于自我意识,也有外界的影响。 以前有一个段子就说明了这一点:女人要求男人搬家,原因是附近经常参加聚会的主妇,基本上见过自己所有的礼服了,应该换一批新的邻居。 我们在选择流行的时候,就在无意识中接受了社会主流意识的洗礼,而社会价值观往往会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发生变化。
以前认为贤妻良母是最佳选择,流行的都是柔美的淑女风格,淡淡的透明妆容加果冻唇彩;过段时间认为,家庭和事业都应该两手抓,女性装扮趋向精英化,西服加裙子可以应对任何场合;现在流行又A又飒的服饰风格,是迎合了女性想独立、强势掌控自我命运的社会集体意识。
女性心理本身就容易受到社会集体无意识的影响,更容易用对时尚流行的跟从,来增强自我意识和社会主流意识的联结。
服饰是人心理的外化,也能反作用于人的心理 当我们想改变自我,从固有的环境状态中跳出来,逃离原生家庭、调整工作状态、改善人际关系时,用改变服饰风格的方法,更容易让我们挣脱刻板印象的束缚。 《乘风破浪的姐姐》中,张含韵第一次登舞台,刻意选择了露背装来显示自己的女人味,摆脱以往超女选秀节目中留给人们的“乖乖女”印象。
QQ截图20200911153732.png
通过更换服饰风格加强自己的心理意识,也是心理学上的一种暗示手法:如果你想成为某一种人,那么你可以通过模仿这类人的穿着打扮,来向他们接近。 但仅改变外在服饰不一定能带来明显的效果,如果没有从心理上接受改变,或者说是心理能量不足强大到以接受这种改变,就会有穿别人衣服的感觉。 曾经有位时尚博主说:“妆容一定要和自己的眼神相配,才能走出自己的辨识度和风格”。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眼神最能代表他内心的心理状态。 很多文章都分析过袁泉在《我的前半生》中饰演的唐晶的穿着,黑白两色设计简约,着重品质的高级感。
可是,如果没有能看透世事和人心的眼神、淡定从容的心态,以及像唐晶一样的专业技能加持,即使把她的全套服装搭配在自己身上,也只是照虎画猫,失去最根本的灵魂。 当然,这不意味着所有的学习都没用,这部剧中就用罗子君的服饰变化,反映了人物心理的变化。 罗子君离婚之后,改变了以往花里胡哨的打扮,穿着变得简单干练,可以看出她是受了唐晶的影响,穿衣风格开始职场化。 但是很明显,罗子君也有自己的思考和定位,她想拥有自己的事业,脱离对男人的依靠,而不仅仅是成为另一个唐晶。
无论是穿衣风格,还是自我定位,或者说是我们每一个人的人生,都必须有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对自我的认知,同时,也需要在某种程度上,跟社会达到互相联结的融洽。 服饰从来都不是单独的审美,也不仅仅只是实用,它能够代表我们的一种人生态度。 记住一句话,“时尚易逝,风格永存”。 单纯追求时尚,只是在用符号寻求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此时,服饰不过是一层外在无聊装饰而已。 只有明白自己的风格,具有清晰的自我认知和定位,服饰才能为你所用,锦上添花,帮助你活出自我。



携企共赢-专注于互联网营销服务!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
^